河北省疫情防控常态化下农村自我防控相关调研报告

新年伊始,正当我们举家团圆、阖家欢乐之时,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过年热闹温馨的气氛变得紧张且恐惧。“国有战、战必召、召必回、回必胜”。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逆行者们”用坚定的行动打了一场漂亮的胜仗。2020年8月,距离武汉封城已经过去了8个月,疫情防控已渡过最艰难的时期,国内疫情也已经趋于稳定。

2018年,全国人口已近14亿,农村人口占比为40.42%。在2020年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中,农村出现了医疗设施不齐全,公共卫生设施相对落后等问题,这加大了疫情防控的难度。

针对这种情况,我们将在疫情防控常态化形势下对村民在农村卫生室的就诊问题和公共卫生安全两个方面进行调查。

第一个问题:农村医疗是否有互联网、与城市医院是否有互联网联系,农村卫生室的互联网水平目前是在什么程度

第三个问题:村中医疗设施基础是否齐全,比如是否有足量口罩,消毒水,能否达到初步防控的级别

第五个问题:如果村民患病较为严重,村医如何通知其与医疗设施相对完善的医院对接就诊,是否会为其到就诊提供方便

第七个问题:对于垃圾处理问题,垃圾的不规范处理是否会导致二次传播,对疫情有怎样的弊端

第八个问题:面对疫情防控时,当地公共环境卫生问题还有什么不足和需要完善的方面

廊坊市香河县渠口镇青户村 河北省邢台市平乡县丰州镇赵河东村 河北省张家口市涿鹿县东小庄镇南庄村河北省邢台市沙河市赞善办事处霞渠村

搜集资料,去村里的医疗室访问医生,询问村民和同龄小伙伴对于农村医疗的看法。调查农村垃圾站,观察有无垃圾传染病毒的风险,去公共卫生间或自家卫生间调研,察看是否会有粪口传播,粪便传播的风险。根据各个村调研出来的调查结果,对比分析出各个村医疗防控设施的优缺点。整理汇总各项信息,撰写此项报告。

在农村防控中,村医属于农村疫情防控的第一卫士。村医能够在第一时间与村民获得联系,对村民状况有更清晰的了解,同时也具有发现和控制村中疫情的能力。本次总共调研四个农村,研究内容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1)农村医疗是否有互联网、与城市医院是否有互联网联系,农村卫生室的互联网水平目前是在什么程度;

(3)村中医疗设施基础是否齐全,比如是否有足量口罩,消毒水,能否达到初步防控的级别;

(5)如果村民患病较为严重,村医如何通知其与医疗设施相对完善的医院对接就诊,是否会为其到就诊提供方便;

(7)对于垃圾处理问题,垃圾的不规范处理是否会导致二次传播,对疫情有怎样的弊端;

(8)面对疫情防控时,当地公共环境卫生问题还有什么不足和需要完善的方面。

设置第一个问题的原因是,一些设施相对完善的农村卫生室的互联网水平并不发达,甚至个别贫困村的网络还没有完全普及。我们希望通过调查,村医能够重视互联网的重要性,并且通过应用互联网更好地采取措施防控疫情;

设置第二个问题的原因是,面对未知的新病毒,一般农村医疗能力达不到预防或治疗的水平,需要上级权威医院的指导和协助;

设置第三个问题的原因是,在个别农村,医疗设施简陋,医疗物资奇缺,这些客观因素都不利于疫情及时防控;

设置第四个问题的原因是,根据已知情况,农村存在村民看病村医不在等看病难问题。村医出诊不及时,村民无法第一时间得到医疗,不利于农村疫情防控。村医作为农村的第一保证,其重要性不容忽视;

设置第五个问题的原因是,为了探究村医在诊治患者的过程中是否及时跟踪病情,避免延误治疗时机,加速疫情传播。新冠肺炎潜伏期较长,初期症状不明显,容易出现误诊;

设置第六个问题的原因是,从主观角度探究村医在行医过程中存在的困难,以便于更好得村医的医疗水平;

设置第七个问题的原因是,垃圾处理作为公共卫生的重要组成部分,当前农村存在垃圾乱扔乱放、处理不及时不规范等一系列问题,存在疫情传播的风险;

设置第八个问题的原因是,全面了解农村的公共环境卫生问题,以便于更好得改善公共环境卫生,减少疫情传播的风险。

2020年初,新冠肺炎造成的巨大破坏,给国家和人民带来极大的精神伤害和经济损失。新冠疫情再一次让我们认识到大型传染病的恐怖性与破坏性。农村作为疫情防控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攻坚点,同样关乎这场战疫的持续时间与影响范围。因此,我们希望通过调研、走访一些乡村的医疗体系,了解疫情危害及防控举措。截至2020年8月20日,疫情尚未完全结束。我们希望通过此次调查,能够为农村的疫情防控工作尽自己的一份力。

新年伊始,正当我们举家团圆、阖家欢乐之时,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过年热闹温馨的气氛变得紧张且恐惧。在2020年的1月24日,武汉一声封城惊动了整个中国。随之而来几日内,全国各个大小县城接连封城,村,社区级级封锁,进行了为期3个月封锁隔离。在国际上,疫情也侵扰到世界各国,有的国家出现了暴乱,游行;有的国家在学习中国的防疫措施,并迅速地控制住了疫情。虽然中国3个月的封锁防控取得了疫情控制的战略性胜利,但是复杂的国际环境以及星星点点复发的疫情又给国内未来的疫情形势带来不确定性。自武汉疫情被控制后,黑龙江,吉林,辽宁,北京,新疆乌鲁木齐又出现了小规模的疫情,于此同时来自境外的疫情也是接连不断。党和政府自始至终高度重视国内的疫情防控工作。

据记载公元前3000年到如今的2020年,地球上的人类不停息地遭受瘟疫的迫害,每一次大型瘟疫的到来都给这个世界掀起了腥风血雨。1347年黑死病,全世界死亡人数高达7500万人;1885年鼠疫大流行,云南,广州厦门香港福州死亡人数就达到了10万多;公元541年查士丁尼瘟疫,造成君士坦丁堡40%的城市居民死亡;1910年中国东北鼠疫大蔓延造成6万余人死亡等等。再到今天的COVID-19,截至2020年8月20日,国际上包括中国,累计确诊人数22493674人,累计死亡人数783629人,中国累计确诊90013人,累计死亡人数4713人。目前,疫情尚未停息,新冠肺炎疫苗还没有量产。冬季的到来又给国内疫情形势增添了许多变数,冬天的新冠肺炎病毒会更加活跃,国内的疫情防控工作时刻不能松懈。

2018年,全国人口已近14亿,农村人口占比为40.42%。农村医疗卫生设施相对于城市来说比较落后,互联网的应用在个别贫困地区的医疗系统中尚未完全普及,大城市的医院与个别农村的医疗系统没有直接或者间接的联系。在2020年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中,农村出现医疗设施不齐全,公共卫生相对落后等问题,这给疫情防控工作加大了难度。在党的大力领导下,许多困难已经被克服。目前疫情防控形势仍然严峻,我们相信除了强制封村,强制隔离等等必要措施外,农村还可以提高自我的防范机制来提高抗疫能力。所以,我们团队通过探究村医问题,公共环境卫生问题来发现农村在疫情防控中可以改善的方面。

在我们讨论的过程中发现村医在个别村发挥的作用非常微薄,但在有些村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所以我们针对不同的村设有不同的问题。我们搜集了近年来比较流行的传染病的传播方式,症状以及治疗方法作为这次疫情防控的理论依据。其次,我们并非是专业的医学生,我们调查的方向是管理方面,公共卫生方面等问题。并为各个组员的调研活动制定了适合其自己,适合各自村,各自状况的活动方案。在常态化疫情防控中进行调研,我们尽量采取少接触,少长途,不远行的方式进行调研。各村的经济状况如下:

调研模式为云调研,各自村的具体情况也不同,我们列举了几个中心问题,组员在询问过程中围绕这几个中心问题进行询问,同时录音、拍照做记录。队员在调查过程中主要询问村医,卫生所人员等相关专业人士。

最后,我们问卷的设计尽量以访谈方式进行,因为村医问题比较敏感,我们采取一种比较亲民,接地气的方式进行询问,同时照顾被调研者的情绪。在兼顾被调研者的情绪过程中力求做到问题全面,详细。从而有利于得出真实有效的理论原则。

在本次调研中,我们组有4个人在4个村进行实地调研。他们首先去村医务室亲自体验感受优势与不足,街头采访村民对村医的看法,亲自访问村子。并对公共环境卫生(垃圾站,公共卫生间,家庭卫生间)进行调查拍照。

就村医问题,在廊坊市香河县渠口镇青户村,河北省邢台市平乡县丰州镇赵河东村主要问了当地村医的医生,河北省张家口市涿鹿县东小庄镇南庄村主要问了当地的村民,河北省邢台市沙河市赞善办事处霞渠村我们主要问了当地卫生所的工作人员。

就公共卫生问题,我们分别调研垃圾站,卫生间等。调研过程中,河北省邢台市沙河市赞善办事处霞渠村进行相对顺利,在河北省邢台市平乡县丰州镇赵河东村,廊坊市香河县渠口镇青户村,河北省张家口市涿鹿县东小庄镇南庄村调研地十分艰难,调研路段坎坷崎岖,与村医联络也很曲折困难。在赵河东村调研过程中,在路上与见到村民进行交谈,询问农村垃圾,污水,给排水设施,厕所,村医等相关问题,在此过程中有些村民比较排斥,回答比较仓促敷衍。在我们走访调查期间经常下雨,我们发现路面积水较为严重,有几处路面有较深雨水积攒。在该村调研期间我们从未见到村医在诊所,诊所也从未开门,在该村只有一个私人诊所。我们是通过微信与村医取得联系的,但是微信好友通过后,对方仅回复了其当天要备考,对我们村医问题的询问在数日内都没有任何回复。在张家口南镇村调研时,村民比较热情且十分配合我们的调研。该村的村医仅在每日上午就诊,我们调研也仅能在上午问询相关情况。

在本次样本选择中,我们随机选择了河北省的四个行政村,地域相对分散,经济状况相对处于河北省平均水平,没有特殊村即特别富裕的村或特别贫困的村。四个村都在河北省境内,且都是在同学家的村里,调研方便,且在疫情期间,调研风险低,同学与村民关系融洽,更容易进行调研。通过样本调查可以发现,相对富裕的村的医疗防疫设施大多比较齐全,互联网的应用程度会更高一点。

第一个问题:农村医疗是否有互联网、与城市医院是否有互联网联系,农村卫生室的互联网水平目前是在什么程度

廊坊市香河县渠口镇青户村 信息时代确实不可或缺,目前农村医疗也与互联网进行挂钩,村医也在互联网进行学习,从网络中汲取知识

河北省张家口市涿鹿县东小庄镇南庄村 农村卫生室配备电脑设施,开的比较少,很少用电脑去做医疗工作互联网水平较低

河北省邢台市沙河市赞善办事处霞渠村 农村拥有互联网,农村医疗也有互联网。与城市医院有联系,互联网水平较为先进。并且村庄实现了网络全覆盖,几乎每家每户都有互联网,无论是村医,还是居民上网都比较方便,所以就医方面比较方便

廊坊市香河县渠口镇青户村 疫情爆发后,为了应对突发情况,上级给了许多指示和帮助,也提供了系统的应对方案

河北省张家口市涿鹿县东小庄镇南庄村 新冠疫情时,村委会进行登记,并没有发现村医采取了相对应的措施

河北省邢台市沙河市赞善办事处霞渠村 在疫情阶段,上级医院经常开展视频会议了解各个村庄的情况,也下发了一些文件来给出疫情防控的方案,比如减少聚集,过年期间禁止走亲访友等等

第三个问题:村中医疗设施基础是否齐全,比如是否有足量口罩,消毒水,能否达到初步防控的级别

廊坊市香河县渠口镇青户村 在疫情爆发前,村医院有一定的基础防疫工具,但由于疫情防疫时间过长,但是防疫储备工具并不够用,村民自发地筹集许多防疫工具,总体上能够达到初级防疫的级别

河北省张家口市涿鹿县东小庄镇南庄村 在疫情较为严重时卫生室内配备大量口罩、消毒液,每一位去就医人员都会发口罩,进行防疫工作。在疫情较稳定后,卫生室防疫用品数量明显下降,防控级别降低,截至8月20日,去卫生室看病不会登记体温和症状

河北省邢台市沙河市赞善办事处霞渠村 农村医疗设备很完善,有上级医院下发的口罩,但是口罩数量有限,只能保证在村口守卫的人员使用。有足量的消毒水,会定期给村庄内主要道路、村内超市进行消毒。可以达到初级防控的级别。但是没有相应的检测试剂,如果村内有疑似感染情况,则需尽快去上级医院进行核酸检测

河北省张家口市涿鹿县东小庄镇南庄村 村医医术水平较好,周围村子也有人到本村就诊,但村医每天只上半天班(仅上午8点到中午12点)下午村医回城里的家,村卫生室无人管理。下午去周围村子看病,原本是两个诊所,两个医生,安排的是一个人半天,其中一个医生走了,所以诊所只有一个医生上半天班

河北省邢台市沙河市赞善办事处霞渠村 本村医疗水平相对较好,有五名村医,分别在村子的不同地点,每位村医都有固定的诊所。并且每位村医都具有营业执照和医生资格证。村民可以及时的选择离自己家较近的村医那里进行治疗,如若附近村医不在,也可到村庄内其他村医那里进行治疗

第五个问题:如果村民患病较为严重,村医如何通知其与医疗设施相对完善的医院对接就诊,是否会为其到就诊提供方便

河北省张家口市涿鹿县东小庄镇南庄村 遇见村医无法解决的病情会及时提醒去大医院就诊,但无任何方便提供

河北省邢台市沙河市赞善办事处霞渠村 由于本村庄没有核酸检测试剂,所以无法在村庄内进行确诊,如果出现疑似症状,则需要及时去城市医院进行检测确认。城市医院具有新冠肺炎检测通道,可以方便、快速的进行核酸检测

河北省张家口市涿鹿县东小庄镇南庄村 村医年纪较大,且卫生室药品等物品不足,补充不够及时,就医人数较多时,卫生室面积较小,(2个床位大约50平米)容易交叉感染

河北省邢台市平乡县丰州镇赵河东村 调研期间村医一直不在,微信问村医,其避而不答

河北省邢台市沙河市赞善办事处霞渠村 村医的问题在于无法进行核酸检测,对疑似病例进行很快的确诊,只能送到上级医院去进行检测,可能会在路上进行交叉感染等等。如果上级医院安排车辆来接的话,又会浪费一定的医疗资源

第七个问题:对于垃圾处理问题,垃圾的不规范处理是否会导致二次传播,对疫情有怎样的弊端

河北省张家口市涿鹿县东小庄镇南庄村 垃圾清理较为及时,每日一清理,每天不定时有环卫打扫,二次传播可能性存在但较小

河北省邢台市平乡县丰州镇赵河东村 在该村我们发现的另一个比较突出的公共卫生问题就是垃圾问题,在一些没有人居住的荒地村民会直接将垃圾扔到此处,经过我们走访,我们在此村一共发现有三处较大的垃圾堆放处,在垃圾堆放处会有大的垃圾桶,但是其中两处(位置比较偏僻)垃圾大都堆放在外边,经过我们走访村民得知,此两处垃圾堆放处是本村村民垃圾经常堆放的地方,此两处垃圾会有人清理,但处理周期较长,在另一处靠街边处的垃圾会进行定期清理,较为整洁

河北省邢台市沙河市赞善办事处霞渠村 村内垃圾有固定的垃圾处理地点,垃圾也会有专人定时的进行清理,每天清理两次。垃圾堆放也有严格的控制。二次传播的概率比较小

第八个问题:面对疫情防控时,当地公共环境卫生问题还有什么不足和需要完善的方面

河北省张家口市涿鹿县东小庄镇南庄村 厕所排泄物入田,经过阳光发酵,植物生长,看病时间只有一个上午,时间不够;村内无公厕,无不满;倒垃圾区域问题存在,但无太大问题。没有大型养殖场,家庭养猪几个或者不到20只羊,零零散散的鸡

河北省邢台市平乡县丰州镇赵河东村 此村村民家里大多都是旱厕,粪便会直接堆放在厕所里,然后会进行还田,还有的村民家里会直接让人抽走

河北省邢台市沙河市赞善办事处霞渠村 公厕离居民生活地较近,较远都不太好。太近的话,公厕如果不及时清理会有味道,引起附近居民的不满。太远的话,居民如果想去公厕的话就不太方便。

垃圾分类还是没有做到位,居委会并没有很好的引导,也没有设立严格的分类标准。垃圾投放还没有进行严格的分类,生活垃圾与厨余垃圾等等还是堆放在一起的。居民也没有垃圾分类的意识,没有人去引导大家分类。

村医是乡村防控第一道防线,村医可以在第一时间去察觉到村里的疫情状况,第一时间采取必要的安全措施。在农村,大多数是人情社会,村医了解当地村民的脾气性格、全村消毒的重点部位、村中人的身体状况,外地人回村的返乡信息,能够更好得引导村民做好疫情防控。在纯粹的上级指派医疗人员到当地去做疫情防控,难免出现各种各样工作不配合,交流冲突等等问题。现在是信息时代,在此次疫情中,信息的重要性体现的尤为明显,网络在疫情的防控上也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例如网络对疫情防控的宣传,对疫情传播的监控等等。在互联网普及程度较低的村,村医没有配套的互联网设施或者没有运用互联网来做疫情防控工作,这些缺乏对互联网的应用会降低全国疫情防控工作的质量。在廊坊市香河县渠口镇青户村和河北省邢台市沙河市赞善办事处霞渠村做的是比较优异的,不仅仅做到了指导村民去疫情防控,而且村医也能做到初步的防控,与市级大城市的医院也有联系。村医提到其中有一点不足是没法做核酸检测。我们小组认为核酸检测的专业水平要求比较高,没法落实各个村的村医全民核酸检测培训,加装配套设施,这样经济成本时间成本太高,全面普及不是很现实。在河北省张家口市涿鹿县东小庄镇南庄村运用计算机非常的少,可能是由于其村医年龄较大,其不太适应运用计算机。我们小组认为,这一点需要改善,不能因为年龄大而没有及时地通过网络做好疫情的防控致使疫情的延误。

在这一次的新冠疫情中,封村,消毒做疫情防控的主要是村干部。但是我们小组认为,如果疫情防控等级降低,村干部不去强制防控疫情,那么在农村疫情防控中的尖头兵便是村医。截至2020年8月20日,很多村,社区已经不再封村,封路。如果农村出现疫情,能够及时察觉到疫情并作出防控的只能是我们的村医。村干部去做疫情防控是有滞后性的,而等到这种滞后性以后,疫情会因为时间推移而恶化。在农村,很多人不愿意看病,不愿意去大医院看病,如果村医能及时对村里人的病情有足够的重视,跟踪患者的病情,那么这种隐藏的患者就会大大减少。在河北省邢台市平乡县丰州镇赵河东村,我们去调研至今尚未发现村医开门,村里人一般只能去村里的私人诊所看病,但是村里的私人诊所与村医这种公立性诊所并不一样。村医可以收到上级指导,有任何情况有机会向上级通报。私人诊所有私人诊所的弊端性,没法及时接收到上级医院,上级领导的指挥,遇到新出现的病毒,疫情会举足无措。

村民找不到村医是疫情防控中很大的难关,在河北省张家口市涿鹿县东小庄镇南庄村和河北省邢台市平乡县丰州镇赵河东村,我们的队员在调研过程中,很难找到村医。在张家口市的镇南庄村,每天能够就诊的时间只有上午,在下午没有人出诊。据了解是当地农村原本是两个人出诊,但是有一个人离职了,下午就没有人出诊了。但是很久以来,村里都没有解决这个问题,导致村里出诊只有上午而没有下午。对于患上传染病的患者来说,没有及时的诊疗对于农村来说风险是很大的。而且在这个村就诊时没有体温登记等疫情防控措施。目前中国还没有完全脱离疫情,这样接诊的疫情传播风险是非常高的。在赵河东村,村医从未见过面,见到问题就回避的态度,这种态度如何去防控呢?村医找不到,就只能依靠村干部的力量,这是非常不称职的。

通过调研发现,决定农村医疗水平的主要因素是农村的经济水平,在经济水平高的农村,医疗体系也很完善。在河北省邢台市沙河市赞善办事处霞渠村,一个比较富裕的村里,有六个医生,甚至还有细致的分类,如耳鼻喉科的医生。在廊坊市香河县渠口镇青户村的医疗室,不管是在互联网应用,疫情中发挥的作用,还是村民出诊时间,都是十分合理的。而在相对不富裕的河北省邢台市平乡县丰州镇赵河东村和河北省张家口市涿鹿县东小庄镇南庄村,农村的医疗水平就比较的低。

新冠肺炎的肺炎的传播方式有飞沫传播,气溶胶传播,接触传播和粪口传播。在农村,我们没法做到制止飞沫传播,只有鼓励村民带口罩这一方式。在村里,如果是在户外,气溶胶传播的可能性也比较低。我们调研的方向主要是两个可以遏制的传播方式,一个是接触传播,一个是粪口传播。接触传播:指病原体通过媒介物直接或间接接触,直接接触传播指病原体从传染源直接传播至易感者合适的侵入门户,间接接触传播指间接接触了被污染的物品所造成的传播。粪口传播:粪口传播是指细菌、病毒通过大便排出体外污染环境,然后又进入人体呼吸道以及消化道感染人。垃圾方面的接触传播比较多,如果垃圾不及时清理长期堆积,农村一旦有隐藏病患,那么传播风险会大大提高。而在这次疫情中又出现了粪口传播,我们的调研方向是农村的公共卫生间。

在垃圾处理这个问题上,在廊坊市香河县渠口镇青户村,河北省张家口市涿鹿县东小庄镇南庄村和河北省邢台市沙河市赞善办事处霞渠村这三个村的处理的比较好,垃圾清理的很及时。虽然在有的村清理的并不干净,但是及时清理已经能够大大减少疫情传播的风险。在河北省邢台市平乡县丰州镇赵河东村,村民会直接将垃圾扔到没有人居住的荒地。经过我们走访,我们在此村一共发现有三处较大的垃圾堆放处,在垃圾堆放处会有大的垃圾桶,但是其中两处(位置比较偏僻)垃圾大都随意堆放在垃圾桶外的空地上。此两处垃圾堆放处是本村村民垃圾经常堆放的地方,这两处垃圾会有人清理,但清理时间周期较长,在另一处靠街边处的垃圾会进行定期清理,较为整洁。在清理周期比较慢的垃圾堆放地经常会有垃圾太多溢出来现象。垃圾不及时清理,病毒可能会通过垃圾进行传播。这样一旦村里有隐行病患,传播的风险是非常高的。

在公共卫生间这个问题上,赵河东村村民家里大多都是旱厕,粪便会直接堆放在厕所里,然后会进行还田,还有的村民家里会直接让人抽走。大多数粪便都是排放到农田里。我们调研的四个村村里极少有公共卫生间,有的有公共卫生间但是距离村里的也比较遥远,人们不愿意去公共卫生间。在家里使用卫生间,粪便没及时或有效清理会导致家里内部传染,有一定家庭内部传播风险。

综述,在村里,垃圾的接触传播是有一定的风险,尤其是清理周期长,堆放垃圾多的堆放处传播风险比较高。公共卫生间在村里的应用比较少,公共卫生间传播疫情的风险比较小。家庭内部卫生间适用得更加频繁,如果家庭内部卫生间没能有效清理,那么家庭内部存在一定的疫情传播风险。

此次调研是以云调研的形式进行调研,队员之间沟通主要是通过讨论组语音,微信通话的形式进行。相较于往年的组队实地调查有新的困难与限制。主要有以下几点。

1、队伍里组织讨论比较麻烦,常有人员缺席讨论。在既定开会节点后,常常有人会迟到,需要等待半个小时左右才能正式进行讨论;

2、队员之间沟通比较困难,联络双方常有一方不在线,给队员之间的讨论造成一定的障碍;

3、队内意见难以达到统一。队内人员在各自村进行调研,队员对其他人村的认识不同,难以站在对方村的情况考虑问题,队内讨论常常出现争议,久久讨论不出结果;

4、队员调研难度相较于往年难度更大。本次调研是各个人在各自村单独调研,单独调研能力有限,调研的空间、深度、广度无法达到很高的水准,可能个别村调研出来的结果比较片面;

5、问题比较敏感专业。我们小组调研的一个问题是村医问题。在个别村里调研时,村民回答很搪塞,支支吾吾,没法对我们敞开心扉回答问题。其中一点原因是我们的问题比较敏感,第二个原因是村民对于村医的了解也比较少;

6、调研结果主观性比较强。村民对村医问题所知甚少,大部分问题的回答是由村医,卫生所工作人员回答的。所以调研结果很容易被其主观因素所左右;

7、降水比较多,给调研加大了难度。在调研期间,村里常常下雨,个别村里道路十分泥泞,队员在村里调研比较困难;

8、调研队员能力有限。本次调研的调研者大多数为初次调研,调研时候显得比较青涩,会有各种各样的困难。在收集调研图片,录音时,队员收集的不够全面,不够立体,不够直接。在与村民沟通时,调研人员常常碰壁,难以从被调研者身上获得更多,更深入的调研信息。

目前国内疫情尚未结束,而且还有大量的无症状感染者和境外输入病患存在,防疫工作不能松懈。冬季即将到来,病毒的活跃性比夏天会更强,疫情的传播风险会更高。针对该次调研报告我们的总结如下:

3.完善农村村医的互联网的应用,保证村医能够通过互联网及时获得疫情防控相关信息;

4.督促保证农村村医的医疗登记,包括体温登记,病症登记以及患者信息的登记;

5.建立村医与医疗设施完善医院的联系,保障村民患病可以及时转入大医院就诊;

7.在一些随意扔垃圾严重的村做一些环保宣传,引导村民扔垃圾到指定位置以便于及时清理;

8.对村医要做一些防疫宣传,提高村医自身的防疫意识。让村医多留意村里人的身体状况,外地返乡人员的信息等。

2020年石家庄市大中专学生文化科技卫生“三下乡”社会实践活动重点实践团队申报表

1.调查资料。调查本次疫情的传播方式并搜集其他传染病的传播方式,这一次新冠肺炎的传播方式主要以飞沫传播,粪口传播,气溶胶传播为主。疫情往往是突如其来,瞬息万变,不可能以单一的形式进行传播,疫情防控不仅仅防止新冠肺炎,还有其他多种多样的疫病,禽流感,猪流感,SARS,埃博拉,鼠疫等等。我们调查主要以这次新冠肺炎传播方式为主,其他疫病的传播方式为辅,全面探究在农村设施中疫情传播的风险。

2.实地调研。调研主要以两个方面为主,村医,农村公共卫生环境问题。一、在村医方面,我们主要调查以下问题:(1)农村医疗是否通过互联网,与城市医院是否有网络联系,村医的互联网水平目前是在什么程度

(2)在疫情防控方面,上级医院是否给予当地村医一些防控措施方案(3)村医医疗设施基础是否齐全,比如是否有足量口罩,消毒水,能达到怎样防控水平(4)如果村民患病,村医是否会通知其去城市大医院就诊,是否会为其到大医院就诊提供方便(5)村医的医疗水平如何,如果村民去治疗的时候,是否会出现村医不在等等问题(6)在之前新冠肺炎,禽流感,猪流感等流感病毒爆发的时候,村医是如何做的,能否达到村医是农村医疗第一保障的水平,哪里需要改善,能否发挥其应有的应急措施(7)村医是否会及时通过互联网,提前为农村传染病的爆发提供相应的预防措施,比如这次的因蜱虫叮咬致死的新型布尼亚病毒

二、公共环境卫生问题:(1)垃圾处理问题,垃圾的不规范处理是否会导致二次传播,如黑死病时期的衣物传播(2)垃圾如果遇到雨水,会不会流入田地或者地下水,污染土地或水源,如果是发生鼠疫,会不会通过垃圾传染病毒(3)厕所问题,厕所的排污是否会与其他的地方相连,如石家庄绦虫案,当地厕所与猪的粪便坑相通导致绦虫传染,厕所的排污是否会导致粪口传播(4)当地疫情防控时,对于公共环境卫生问题还有什么不足,需要完善的

3.调研方式:一、调研人员去农村医疗诊所,公共环境卫生和卫生间拍照记录整合。二、调研人员询问村医,当地村民,自己的长辈以及同龄人对这些设施的评价,并做录音或者截屏的记录

4.人员分工:王佳乐和陈子睿因不住在农村,主要负责整体的规划,文字梳理等等非实践性工作,赵一萌、杨雪、李金玉、高博琪负责去各自的村庄调研。目前疫情尚未结束,并不推荐去其他村调研。

5.应急的安排:如果调研人员遇到一些困难及时与队内人员以及指导老师反映,适量行动,量力而行;如果在当地疫情突发,就加入资料搜索,整理文书等非实践性工作为主。

6.时间安排:8月13号——8月22号调研,8月23号——9月1号进行调研的

2、农村医疗是否有互联网,与城市医院是否有网络联系,村医的互联网水平目前是在什么程度?

4、 在疫情阶段,上级医院经常开展视频会议了解各个村庄的情况,也下发了一些文件来给出疫情防控的方案,比如减少聚集,过年期间禁止走亲访友等等。

5、村医医疗设施基础是否齐全,比如是否有足量口罩,消毒水,能否达到初步防控的级别?

6、如果村民患病,村医是否会通知其去城市大医院就诊,是否会为其到大医院就诊提供方便?

7、村医的医疗水平如何,如果村民去治疗的时候,是否会出现村医不在等等村医自身问题?

9、在之前新冠肺炎,禽流感,猪流感等流感病毒爆发的时候,村医是如何做的,能否达到村医是农村医疗第一保障的水平,哪里需要改善,能否发挥其应有的应急措施?

11、垃圾处理问题,垃圾的不规范处理是否会导致二次传播,如黑死病时期的衣物传播

13、厕所问题,厕所的排污是否会与其他的地方相连,如石家庄绦虫案,当地厕所与猪的粪便坑相通导致绦虫传染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