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榭之城】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1377|回復: 0

[極短篇/全一章] Send Me Someone(SASHA)

[複製鏈接]

13

主題

46

帖子

116

積分

資深文手

積分
116
發表於 2015-4-12 16:45:5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AU
作品名稱: Send Me Someone
文章作者: (SASHA)
文章譯者:
章回:
CP: 亞拉岡Aragorn/勒苟拉斯Legolas
級別: PG13 
文章類型: 甜文 
文章警告: 無警告 
作者提要: 發表時間: 2004/6/3 15:15
亞拉岡與勒苟拉斯不屬於我, 他們屬於彼此. 我也不擁有<Please Send Me Someone to Love>這首歌.
前言: 這是我寫的第一篇同人, 請大家多指教。
各位<Nasan>的讀者,我知道這篇拙文比不上Shaan Lien或是這裡任何一位作者;但是,我仍然希望這個故事能給你一點點安慰。當我自己在寫的時候,我想著魔戒原著與<Nasan>的結局。
這一次再也沒有拯救世界或是光宗耀祖的重責大任,令人目眩神迷的世界任他倆悠遊,他倆可以在雨夾雪的天氣裡窩在小酒館聽藍調,可以在八月裡去西伯利亞挖掘考古,可以在夏至白夜的冓火邊起舞高歌,無論會成為愛侶或是摯友,這次他倆將擁有燦爛的陽光,擁有彼此。
不假思索,亞拉岡在吧檯後方的位子坐下,這是他的職業本能:永遠在制高點。不過誰知道,也許不是因為這個該死的工作,而根本是他的天性----這樣可以綜觀大局,或只是覺得安全。他胡亂掠了一下猶帶著水珠的墨濃捲髮,兩道劍眉下灰色的眼睛掃過一輪,一切無異狀。+ B- R3 l9 |) t* P

: V5 ?: `9 t- g6 B4 C. ?不過,他之所以來到這個濕冷的城市,倒真是因為這該死的工作。任務達成:該拍的照、該錄的音、該記的帳、該填的報告、該發射的子彈----包括衝著他來的,一樣沒少。明天一早就該回去了;至於現在,他不是亞拉岡艾隆迪昂,瑞文戴爾事務所的偵探,他只不過是這風城裡又一個無名旅人。
6 Z2 S, P) z8 k$ E
+ Q. A8 G: g! i2 w+ R闖進這家酒館也是無意,他只是一反常態,不想吃了晚飯一個人窩在旅館房間看電視,看那些爛熟的老電影,直到深夜。酒館裡倒很安靜,看這些人沉醉的神情,也許都是熟客,專為聽歌而來。
# [- Q, Z6 K/ ]# m" W  Z# q
7 A- B( m* `  N. {典型的靈魂樂團,鋼琴、吉他、薩克斯風、鼓,叫人扯不開目光的是那位女主唱,一身緞裝的女士。雲髻高聳,異國風情的臉相,歌喉與膚色一樣,暖暖的熱巧克力,也許還滴了幾滴琥珀色的甘邑,在這樣雨夾雪的二月天氣裡讓你暖到胃裡去。
& {' c+ d+ I) j5 \9 f1 ^. y+ q' r" K1 O' U% b5 b$ z
不過現在暖到他胃裡的不只那淺吟低唱,剛端來的那杯雙份伏特加也頗具功效。 真正俄國伏特加。也許我真寧願上俄國大草原掘地,也比幹這個強。! k2 y$ w4 E# y$ J2 g

% W# E! k$ F) l一曲唱畢。等掌聲過去,那位唱靈魂樂的女士抬起眼角微翹的深色眼睛,往亞拉岡這個方向望過來,凝目說道:「這是給你的,我的朋友。」 微微沙啞的嗓音, 彷彿一只探索的小手,在亞拉岡心底摩挲了一下,露出連他自己也不復記憶的一角秘密。. f! f$ x( W9 r& O% \$ n

# H( f( I  C5 k' X4 m# n1 L6 |
2 ~  X$ z2 B6 [Heaven please send to all mankind,
( H* F1 `( ~! r1 n. h上天,請你賜給人們諒解,% f; u1 s7 ^: E/ [; ~& Q) H/ G) Y
Understanding and peace of mind.
& P4 k2 l- X" Z5 q( E2 h: }* j以及心靈的平靜
3 {% c6 Z4 _/ q5 h0 XBut, if it’s not asking too much,6 E8 t. A! A1 A' n3 S% @
但是,如果這不算太奢求,
  T) V6 `7 S* o: l" j4 DPlease send me someone to love.
9 v+ l$ d, f' \: g5 M( K' z  f$ U9 _請賜給我這麼一個人,讓我去愛。+ @$ G. x+ w( E

4 F+ n; [1 T! k# ^3 S0 v0 Z
% o8 E* A+ S" {9 W; A0 y4 h亞拉岡很確定自己不認識這位女士、或是酒館裡的任何人。他略感不安地掃視身邊;沒有,吧檯這兒只有自己一個,而另一端的酒保仍然低垂著雙眼,頭也沒抬. 這麼一猶豫,沉沉的藍調就漏聽了一段。
9 V4 Z( h4 `2 {
$ }3 z! u& z1 ]' c/ `& A3 I" B6 A) _+ g1 |# s
I lay awake night and ponder world troubles.
5 p  ]6 ?! C; k4 b% `0 E" N  y2 e無眠的夜裡,我思索著世界的問題' E& W7 G( ~& R, b2 ?
My answer is always the same.
9 W2 M8 H: J' W% k) ?答案總是同一個$ a/ T( f( c' ]. }/ S! \
That unless men put an end to all of this,
+ v2 S1 @- y' c- |4 T除非人們能停止這一切; K0 }8 |4 H2 G% B0 k
Hate will put the world in a flame, oh what a shame.5 U, Z6 x9 {6 y2 R7 `
仇恨將點燃世界,多麼可嘆
' c( Y3 G7 S2 L4 T: d. X; WJust because I’m in misery,
7 c# s4 I+ o/ o* s雖然我如此痛苦8 p  n/ m( g- ?5 ~1 X+ t
I’m not begging for no sympathy.
: r$ B* N. p! `卻並不向你乞憐! p& G+ [. Q8 E
But if it’s not asking too much,3 N3 e, x1 ?4 r9 x7 V; t
可是,如果這不算太奢求,
3 s: b) e! Y: |- `1 nJust send me someone to love.7 j, L% B7 d/ j& P# n! E
請賜給我這麼一個人,讓我去愛。! `3 C( L/ F% [4 c- z" D( g  a
1 M/ G! Z) ?4 C) b7 U3 \# X! [& i3 t

  A+ U  W; ^+ @5 ^% Y& }亞拉岡知道自己並不是德瑞莎修女,更不是十字軍。有時他幾乎能夠確定,自己該打的仗、該流的血、該失去的人、該做的----能做的犧牲,說不定在哪個前世就已經奉獻殆盡了----所以現在才這樣冷。他閉了閉眼睛,把那杯雙份伏特加一下子灌進喉嚨裡去。( m! y% E! T- I. V
. g+ j0 w4 ~- K& c# p( z( U
+ s  C( M3 d- r- k3 Z7 m
Heaven please send to all mankind,7 m3 b5 F; D9 Q" O" w+ B$ N
上天,請你賜給人們諒解,
2 O! \! M$ m& d  _: RUnderstanding and peace of mind.1 j0 _2 m9 K- ]& T& A
以及心靈的平靜+ Q6 {4 Z0 X' F' V" D
But, if it’s not asking too much,5 ?2 a; b* z7 b) `1 Y/ o- X" _
但是,如果這不算太奢求,
  r% j. [4 Y7 _, g! ^Please send me someone to love.
' ]* ]# V3 n& `. R- j3 K, N請賜給我這麼一個人,讓我去愛。
5 S" z- S# H; w' O! }( y6 P6 e
7 A$ F$ ?; H  B. M/ c) j! p* B2 ?, M
***
0 T3 }! ?  K* J) U' I# C* }" [. Z) A; [& N( @* h4 R

6 m2 }3 }0 i- z* Z- ^' v亞拉岡在同一個位子坐下,這是第六夜了。第一夜隔天他打電話回事務所,說自己要度假,暫不回去了。愛隆在電話裡衝著他大吼:「二月裡在芝加哥度假?!」「你管得著嗎。」他說。是的,他很清楚,好奇心能殺死的可不只貓而已。你該退休了,在這種門外漢的躁動送你回老家之前,快撤吧。沒錯,就這最後一次,在死之前我還想弄清楚那位隱形的朋友是誰。已經連續五個晚上,最後都是同一支歌,給某個他---或是她。
1 u0 v8 O5 X, B# [- r/ ^
( M) D1 Q1 ~6 Q  F6 M2 c, o終於,那位女士再次抬起眼角微翹的深色眼睛,往亞拉岡這個方向望過來,凝目說道:「這是給你的,我的朋友。」 正當他暗自可惜白等了最後一夜, 卻發現五點鐘方向多了一個人----不是,不只是一個「人」;那是感覺,氣息,猶如人蹤不見的密林裡傳來一陣暖意,一陣松香。奇怪,他沒聽見腳步聲;更奇怪的是,這本該讓他感到戒備與危險的事實,卻並未讓他本能地汗毛直豎、將手放在皮夾克懷裡那把槍上,反倒有種長行之後終於回到家門前的寬慰。: X3 i+ s3 x* x! `  A& f% O

; q) k. h  n) o亞拉岡舉起酒杯,正想趁機端詳,半轉過臉,那人已經走到前方,坐上與他隔了一個空位的高腳椅,背對著他。酒保和顏悅色地主動為那人送上一杯水,這可不尋常。他能看清的只有金燦燦的長髮,直垂到肩下。在這個燈火昏暗的酒館裡,有那麼一瞬間,他居然很確定自己知道,那理當陌生的金髮在陽光下是什麼樣子。
' h# C5 _  `; V) c
- t( W% S+ x# [# Y最後一曲結束,亞拉岡這才開口:「所以……她是為你唱這首歌。」* J* f& s0 q4 T( r7 `* R1 V4 G* T

0 o( _' F: h6 ]2 w陌生人穿著白襯衫的寬肩微微一挺,半轉過身來,背著光。「是的。」 在一片嘈嘈人聲中,這個嗓子帶著清脆的口音, 奇妙的共鳴;簡單一個詞,亞拉岡卻彷彿在許多情景下聽過它迴蕩。
  z$ n- a* f: r& g% Z  j* w, l
' V/ c2 B& r7 t. g「我以為自己這一輩子也等不到你了----」 亞拉岡猛然發現自己失言了。「----我是說,這是我第六夜來這兒,每晚這位女士最後都唱同一首歌,我實在想知道她的朋友是誰----你是個幸運的男人。」 在朦朧的側光下,從對方的聲音、修長寬肩的身材、俐落的下顎線條、高而纖瘦的顴骨、端正開朗的額角,亞拉岡確定這是一位男性;這樣的天氣裡他只穿著深色靴子、牛仔褲、白襯衫,看來頂多二十歲。% d7 [6 ]0 h8 Q/ y) L# M
4 g, C% y8 G0 y2 w% x/ t
「是的----我跟她是好朋友。她每次演唱最後總為我唱這首歌。」 對方稍稍轉過臉來,亞拉岡看到那雙眼睛亮了,又暗了,彷彿風動林稍,綠葉翻飛,閃過一抹翠色,然後又息了下去。略顯稚氣的顴骨上,奶霜般的肌膚滲出淺淺紅暈。鬢邊一道細細的髮辮, 將長髮抿在耳後.  G7 B8 c! y) o  A6 Y
1 c( L! j9 w- J9 n9 i, x- \
「所以……即使你一直沒來,她也唱……為你祈禱?」 亞拉岡的目光落在對方放在吧檯上的那雙手。纖長而有力,中指、食指與拇指帶著薄繭,一雙學者的手,或是其他需要細心與耐性的工作。亞拉岡試著揣想對方像自己是拿槍的角色,或是刀,或是弓----弓? 亞拉岡確定自己是喝多了。
6 S# J! n. c/ I& \1 V) z! R
" k1 R- |0 n% ~. S& _" d% u* X# y「算是吧。我盡量常來----當我不用趴在俄羅斯草原上挖掘遺址的時候。」 頓了一頓。 「她為我唱了十年。」 淡淡的語氣,彷彿他擁有永恆,十年只是一彈指。
$ W6 `  K8 z/ U2 B8 X4 _" N
1 s/ `: l- I; i) g1 r& E. s' ^, ]「這祈禱可夠長。一直沒實現?你要什麼----世界和平?」 亞拉岡半開玩笑問道。對方秀挺的鼻樑下,薄唇微微畫出和緩的弧線,嘴角俏皮一勾,頰邊一個小小的渦。他突然覺得那個渦把自己捲了進去。
" ^3 E4 F4 s* x2 I8 F0 G7 P$ b/ T( @
& g2 `- P9 z0 @% ~6 a$ H) Y「啊,也許。」 雨後草原般的眼睛淘氣地閃了一下,然而接下來, 那光芒暗了下去。「----不。她說,我這個老靈魂,該打的仗、該流的血、該失去的人、該做的----能做的犧牲,在前世就已經奉獻殆盡,現在該請求上天給我該得到的東西。」
( M# r+ Z3 W% w5 s2 |6 i9 g
; ^0 V4 S1 A( ?3 N+ V0 @' s  S3 p亞拉岡一凜。包圍著他的氣息變了,現在彷彿是夏日裡木葉蔓草的甜美。他想起小時候老家的夏至節,廣袤蒼茫的原野上,秀挺白樺昂然而立,象徵生命的熊熊冓火,與永不沉落的金色陽光交纏。他恍然大悟,現在溫暖他的不再是胃裡的伏特加了。
+ B# `: Y! b1 M+ U# D: j. @( b6 K: `2 D
就這麼一瞬沉默,等亞拉岡回過神來,青年不一樣了----不,不是那種讓他感到陌生的不一樣。他像一位王子一般挺直肩背,略抬起下頷,略微低垂的長長眼睫下,現在是雪山冰河般的晶藍眸色,雙唇與下顎的線條冷硬了。不知道為什麼,亞拉岡認得出來,這是準備著澹然面對一切的神情,唯一洩漏內心翻攪的只有細緻耳輪上的微微紅暈。這高貴的側影,彷彿已經銘刻在亞拉岡心底有無盡的年月了;但是,他多希望伸出手去,柔柔融去那一道冰藍,讓那冷下去的線條再暖起來。永遠不要,永遠不要再這樣了。5 e( H+ v1 E$ _: G9 J6 e2 M

1 E5 Y0 ^* Y8 t) k0 ?3 G0 H彷彿是緩緩推開一扇古老的門,亞拉岡鄭重地伸出一只手。「幸會。我是亞拉岡。」聲音裡放進了他所有的誠摯。2 d9 f) x- T- e! X) `- u: z0 P2 ?

- [( [& T* k6 M1 [( |8 A# i: _略帶訝異,英氣卻又端麗的臉轉了過來,那雙無盡的眼睛看進他的灰色雙眸,溫潤的綠意閃了一下,緩緩融進晶藍色去。那肅穆卻又歡欣的聲音對他說道:「幸會。」纖長有力的手握住他的。「我是勒苟拉斯。」
- l& g2 |2 \7 g% X, S$ v0 V5 y4 w, y" Z" ~. j5 O

, m7 ?' R0 W7 H( Q( h; w, w
* L! O# \' Z4 W: j2 u8 F<完>
, B3 {6 j( D$ I* f
7 E- u5 Z% e1 z% `) F) G
6 G$ ?, H. D" A8 ]; ]( R2 y4 j  t$ r& S9 `
Sasha:以前總覺得songfic(以歌曲為主軸的同人)沒什麼好寫,因為看了歌詞就知道情節,可現在我也寫了一篇----反正我本來就沒什麼編故事的天份。自從聽了Sade唱這首歌,私家偵探亞拉岡以及歐亞北方民族學者勒苟拉斯就一直纏著我,堅持我在某個雪夜裡、在芝加哥某個燈火朦朧的藍調酒館,介紹他倆認識一下。我算哪棵蔥敢拒絕親愛的人皇與王子?----也不忍心。現在,您二位慢慢聊,容小的先行告退。5 K5 u7 H( y4 [' Q2 n8 g7 w
7 W* E3 ?% f  m4 Q
這首歌就叫做<Please Send Me Someone to Love>,Percy Mayfield的作品。你可以用Realplayer聽到Sade演唱�[url=ghttp://www.sadeonline.com/sade/% ... y%E4%B8%AD%E7%9A%84]Ghttp://www.sadeonline.com/sade/,在discography中的[/url]
  Z3 c+ I  a8 Q0 ?the best of sade。 亞拉岡漏掉的第二段如下:
: u+ a$ A: V  t  W9 Q: H& j
. d2 ~) n6 }3 @: |0 D. ZShow all the world how to get along,
! {  _' R6 ^3 a, K6 EPeace will enter when hate is gone.
; n: W+ f2 @& ]$ q1 vBut, if it’s not asking too much.; e$ Y7 w0 z* A: y. p4 c- X7 L" v
Please send me someone to love.% P4 `7 N; S  J' }
# X/ E8 c, Z! E, n4 }
為什麼是第六夜?因為扥爾金的精靈喜歡用六以及十二----如果改成第十二夜,就可以借用莎翁的名稱了。夏至節是古代歐亞北方民族的節日,至今仍留存在北歐波羅的海一帶以及俄羅斯鄉間,我想像這篇小說中亞拉岡的故鄉在波羅的海。
0 Y4 l+ t, ?8 S, [- I1 k  C
; }2 ^- }1 h& \$ x% J我真希望誰來寫一篇小說,瑞文戴爾是一家偵探社;社長呢,當然是Agent Smith。. M  K: w/ i- U" C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月榭之城】  

GMT+8, 2019-2-16 22:29 , Processed in 0.144184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