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榭之城】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1245|回復: 0

[已完結] Ithilien(evagreen)

[複製鏈接]

23

主題

81

帖子

1068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1068
發表於 2015-5-29 21:38:3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AU
作品名稱: Ithilien
文章作者: evagreen
文章譯者:
章回:
CP: Legola
級別: PG13 
文章類型: 短詩 
文章警告: 無警告 
作者提要: 2005/11/3 3:19
前言: Ithilien 書 圖配文
性質:《魔戒》同人
聲明:人物不屬於我,屬於J.R.R.Tolkien
文體:AU Slash, Romance
人物:Legolas
級別:G

7 X3 y7 [7 p/ |* ?
& P1 W4 d$ x. V& ?1 }0 v1 e+ W* m1 ]. s( h% I" ~; j
關於自由
2 k  w; h) U1 ]1 k- P
關於自由,我曾說過,樹葉有權利選擇不長在樹上,卻落到地上去,這是他的自由。
/ x0 C& C1 D6 ]) r$ @  ]( ~' ~. E
% D; O1 T: _7 g6 e, A4 ~7 S& ~其實自由有許多形式,自由是:- S. G- s" |7 w( \
與停留的每一隻鳥兒對望,和身邊的每一棵樹木說話;, C: \* e' _& y
跟清晨第一顆露珠道早安,同秋天最後的落葉說再見。8 o- F+ B3 P9 J, M' z3 k2 A
% [1 V3 b& V. X# G( N
有人問過我,要這麼多自由幹什麼?用得完嗎?我當時沒有回答。
7 K% r/ c7 m2 ]& i* o$ f9 c自由需要時間體會,好比空氣。在其中無知無覺,稀薄時無法呼吸,沒有時活不下去。& Z7 G  h/ e1 j
- Y, ]2 I! b3 b4 H8 b
然而,最重要的卻是:- ]; F: t* V4 S4 u/ e
自由,是決定你命運的權利,它與這決定的結果無關。或者說,結果的對與錯,與決定的權力無關。$ m% _# h* ^# k8 v- I
7 Z+ [0 B$ f: T. b
決定是否屈服,決定是否表露,決定是否放棄,決定是否埋葬。8 R3 n9 t$ X& a. ]0 u7 m$ p% J

) Y! i1 o# f8 }- e- V3 f就像我曾說的,樹葉有權利選擇不長在樹上,卻落到地上去,這是他的自由
7 m3 K" T# y( Z+ R0 ]3 G, q% o6 y3 n" W( @7 {; s3 [$ d4 a
. V9 j% ^- ~6 T1 \- f

* K" q7 ?/ b; e8 P0 E卷一 幽暗密林& w) u/ }  o$ [. \/ Q

" r( D7 {* T7 v+ v3 i
, {- f4 v9 }# w! o( |" F8 r& C2 f睜開眼睛
7 B. S) ^& i( C2 a" |
9 N: l$ {5 K. ~4 O" ~
他們告訴我說,我睜開眼睛的時候,一枚許久不見的綠葉怯生生地長在了樹梢上。) p5 H9 O: H+ p
一個最為漫長的冬天,就在那一刻結束。
" d  A! W0 \+ O
; G; j8 h0 G3 ~因此他稱我作——他的綠葉。
2 K8 F' ~* J- N9 ^, `( W* |
: L5 |. a# q. p! h人說幽暗森林的綠葉便是他的希望。
5 {; {4 r% p& G8 X$ v% a( A; {4 n! `6 Y那是因為他太過於需要希望,卻總是得不到。5 m' s# f, X$ r; m

$ P6 S8 E, e" c3 T! u希望是渺茫的光,總是若即若離於他,若即若離於這片綠色。
3 J  j7 e& i- g( p. Q0 g在昏暗中一逝而過的,他的手從來抓不住的,他的心不願為之停留的有這麼多這麼多# S  a- b* E! }3 s+ f8 n
——我算得了什麼?( F7 w) e2 b, b5 P# J5 }- ^
& a4 D8 E: U3 I) z, D$ h' ~
不過是他眼底一顆早逝的露珠;他閑來無事挑逗的玩物,
( h- n; }( i3 b0 N8 K當那顆心輕盈的時候,也許會交給我一個笑容,
$ e# t6 j0 |  J- O冉冉升起在陰影密佈的遠方,久久徘徊在心裏某個永不觸及的地方。
$ j. L# G/ `% g! B9 m/ J$ s* Q0 o' T誰都知道那顆心,沉重的時候多
, v6 p: K: ?" i; _7 ]( j1 ], A# ~因此,很多時候我就是如露珠一般透明。
! D1 ~9 C# r& p  q
' N( \$ |# Q2 H! D- a然而兵戎相見的歲月裏,這一切多麼不重要。3 d& m  T1 \! z2 ~' {
2 k1 N  g3 B( r5 \, K7 ^

1 O0 [& B! U; V0 c陰影的邊緣) t* e/ D* o$ B1 ?+ S, x
幼年時常問的問題是,那一片陰影的邊緣是什麼?# D; A( ^7 X6 H8 p. F
既然不曾見過陽光,就是已經習慣了陰影。
6 C7 I" R/ n: e+ P2 }, }% g8 H9 X走出陰影難道不可怕嗎?5 i4 Y* U0 u7 y# I2 j: T* y9 p
* a. I0 W. g- t- v
回答我的是一個堅定的聲音:$ u# J$ O- |' J0 M' u
陰影的邊緣是綠色,大片的綠色,真正的綠色。
' E8 k  y4 d7 m5 q" g% V綠到,天空看起來是慘白的,大地看起來是焦黑的。1 \* q/ o* q0 Z# v" ~3 o0 k
綠到,沒有一塊石頭不驕傲,沒有一棵樹木不歌唱。
( f1 w* o6 K' O4 \% {  q
( ]7 t% Q. M9 z5 S9 c! p習慣了陰影,不等於要忘卻綠色,綠色是生命,是記憶,是家園。& y; f4 G1 M, @4 k# W0 Z

* d0 @4 `$ E( Z9 R' z3 F那聲音允諾我說,衝破陰影的時候,就能找回家園。, X( O" f! m8 B* X' H, ?$ S
殺戮" b; J7 `8 c' I  v
刀鋒與利箭的區別在於,一瞬間可以距離死亡更近。, `* q; ^- x) _
只不過皮膚與肉體撕裂的聲音還是一樣的。9 P( E. t# _- \9 u0 S/ D5 I1 b
' I& A9 |$ w& U+ R9 e
習慣了殺戮以後,便不必在睡夢中聽見那種聲音。& E# I# |* x3 R3 o; g

& A$ W0 C! r; R1 a; K0 }. D) g- p我從來不去看他們的臉,卻無法不留意一些細小的東西。
+ L" V( L. x3 r% l% C5 M細小到不起眼,卻依舊是一種聯繫。2 N' k8 [' a: ?% Z2 R
殺戮的一刻,刀鋒越過那軀體,咫尺之間隱約可以感受,卻永遠不會真切。
# t1 b! x' W  K+ f+ F. \
2 ]* j0 b* Q8 P* J" z: C% k死亡,究竟是忘卻一切,抑或是憶起了一切?
5 W6 d# g: R; n2 R憶起遙遠的覺醒湖畔,憶起腦海中曾經擁有的理念,憶起身體裏早已失去的美麗——7 R' P7 v% v  Q, R- W- s4 I, f
憶起自己的名字。
6 p: X  h8 B+ `) i; X6 S0 Y$ U( P( W

" s; [$ q" {; h# M% @6 {相識6 ]0 v/ P& r& }  p4 y" u( M' w3 p/ [
何謂相識?一個人可以對著另一個人千百年而並不相知;: }+ s. A- l9 k5 {: S
差之毫釐,失之交臂。
& Q' d2 L& y. n& ]" ]然而相識也可以是刹那間的事情。
# V, ]% R- i' e; A穿透目光,直到看到那個人心裏最深的地方去;
) b% _: l9 s' u. J& d! h傾聽心語,直到聽見那個人還沒有說出來的話。
% C& T7 n! a+ q- i
0 i5 ?3 D. O1 d* {2 e# z! D+ L總有那麼一刻,你看得見真實與純粹。
! a8 t) \3 I5 |% T( ~' ^; S; R, H0 Z# w; ~1 M, \
撥雲見霧,破繭成蝶,真實變幻的一刻往往難以抓住。) @& n' W$ c" i3 |. g4 F: S8 s0 a
然而抓住了就是永恆。
9 s. }' a) g9 f" y  K& J. G/ H9 ?- N; y2 @+ k! u
說話是多餘的,如同許多事情不必用語言來說,一個手勢和一個眼神也就足夠。- F: U! D3 \% k) Z$ R3 t
相識,從深深望入對方眼眸的那一刻開始。& y2 B& J, `4 k1 J+ m
; D* L8 p. e. Q; M9 Z& q

8 m/ |! R3 g9 z8 r0 z8 @4 E9 |) k! {0 r; \" ^( ?, U
5 o3 [6 N3 ?( c& M- j7 q
Mellon2 i1 B, |* Z; r. ~. |3 r- B
Mellon,我知道你的手在我的肩膀上。
+ p' G8 o5 G4 f0 ]6 J7 L- B! b- x2 |: i我知道你的手永遠會在我的肩膀上,如同我的手在你的肩膀上一樣。
+ G+ `! s" n; G! J: Y1 G, `% i) u& U6 p
曾幾何時,這就成了一種承諾,儘管我們誰都沒有向誰說起過。1 r. O- W- ^3 z) B! y- b
Mellon,你需要我,如同我需要你一般。
! g$ f" ]" x3 e) ^( ^- O, _4 O
( S. Y& D0 X8 T" q( a" i所以,當你的雙手被束縛的時候,用不著猶豫,
+ ^. z7 k( [3 ?' H. p" _% S; x) ~. o喊我的名字,我會成為你的另一隻手。
" i+ ?, O, Z( M
( [/ P. |- ?, _  m; }風的氣息6 s8 y$ I( J& y* u
閉起眼睛就可以感覺得到,如同真的存在一樣。
; |5 u5 b" N, v& m% y: n; ^天地間無法改變的原則,冥冥中不能駁斥的真理。
/ F$ @3 {3 P4 m% r: {: C* c
- ?, b4 p6 p; S環繞著我的那雙手臂是風,時而冷時而暖。6 P: a6 W' Z+ N5 D  \; _+ N' b0 F
但是我不在乎。9 q6 ?+ n8 ^- e2 J( i
風的顏色是五彩的,氣息是甜蜜的。
; B' Y' y" s0 H# h# M因此我為了風而微笑。; G! O  K* G( }' g8 l- ?6 [2 g
' _  a# J- M, L# J- F* |1 S
風告訴我,你就在近旁,在風的另一端。
5 s; F6 o' {+ H. c5 H* P8 u3 o) a2 h- h" v& Q8 g

* M  I# t6 \4 U' ]- F& b雨絲
: }0 O) ^2 S: r) ]從沒有人知道,為什麼我會這麼喜歡下雨。
, o7 ^( ^9 |' n3 z+ G: g. L+ U- u# a
我會站在雨中聽憑雨點長久的愛撫,
* ~" x* T( `; y: K傾聽它訴說它對我的需要。
0 {6 t0 u+ j$ K9 c4 r: [
: e  |6 C7 ^& _. b  p' }7 L需要,從心底深處煥發到發梢指尖,
( ~& X8 W; {4 t' r洗滌去每一處矜持,赤裸在抵過永恆的瞬間一刻。; \! v7 \# ~" W. K1 G
5 P9 p5 y6 r7 _$ C5 o! _
雨點化成了絲,雨絲化作了線,糾纏在塵世間永遠無法鬆開。
! m* F0 U, q; C  V
# t+ D. E2 `3 `, U( v4 e& r是誰說天空從來不曾親吻大地?
+ q9 F5 F+ h1 c( u4 v* Z) t" E5 e那雨絲,就是他們之間灼熱的氣息7 Q! ?( ~' _/ }
1 |2 T& {5 P+ R9 h
5 \' ~) m$ B5 b) X) N- P/ ?
卷二 征途
6 ~, C9 X+ m, W; v: o$ Y2 Q5 N  }. n& b
我的誓言是追隨+ q9 P6 q  j7 _3 F
我的誓言是追隨。
" }) `% Y$ b& i4 R( R因此,不論是漫天飛雪的卡萊拉斯山脈,還是漆黑無盡的莫里亞地底,我都會在。
% d1 j+ f- e( N$ D& L即便是光明淪陷於黑暗的夾縫裏,生存喘息於死亡的陰影中,我從未真的猶豫。
. N8 c( J* ?9 l4 R& \# J! f& c+ {哪怕,聖盔穀之夜迎來的不是曙光,哪怕,幽靈之路真的是一去不復返,
% L  D6 Y2 Y7 s2 p1 B# J% j  b我的腳步,不會因此而變得緩慢。
0 D' a' E& j9 L
; G* y1 M$ D4 U9 b' c* }不要告訴我說這是我的勇氣,因為我也害怕。
" o" d% O0 a! v7 @4 a7 X1 X/ W害怕有一天,你會去到一個,我無法追隨的地方。
6 M6 B; \7 E7 F
4 c5 [& d; A1 J7 M4 P  y3 |
+ ]5 R# B/ J7 Z# e4 _: N水鏡5 B9 C% V1 ]+ e7 ~: `
她蔚藍的眼眸總是透過金色森林的落葉,永遠望著那水面,* y4 X2 ~4 v6 x7 u
水鏡中映出過去,映出現在,映出無法預知的未來;$ U2 r! K  n& n+ I$ U
! ?- T- `* X/ i, r9 f+ w+ C
世人都說流水善變而無情;她說那是因為他們不瞭解,9 j) z1 `5 I# z( |: Z2 G( n
流水見證世間一切,遠比山石更久遠。
6 B- H; ?9 J) d$ U
. e1 R- l; m3 `& \; v+ n* {' J生於大地,卻常常離它而去,
2 A2 s! `: S* `隨著陽光飛向天際,伴著雨絲返回人世;. Q; k- b3 S: l1 r
它去了不是不再回來;
; P8 k' }3 d4 _/ ^2 s* D1 e9 U! ~' ~. K& Y+ o: C
雖然沒人知道它何時會回來,  y) N9 i) g6 M: f+ e( k
它回來時——從來就是原本的模樣。
( K7 e5 N! k+ v* ]6 e' Z' ]- _* W  L2 K# b) s4 d; L% }! F6 i
很久很久# u6 Q& R2 a9 c! A
精靈的很久很久是多久?一千年,一萬年?
4 [+ u" f6 i1 L# d7 z. Q對我來說一天一夜。. \, B0 b% h. ?( S2 r1 [
# G5 r4 B3 z% g, F
從舉步離開陡峭的懸崖,直到靈魂返回我的軀體。
% Q6 Y  d5 F9 u一天一夜。
, ~5 e( d8 `' i
3 {5 l& f( J- E- f" S) A) E從不知道流水這樣無情,山石這樣堅硬;9 s8 v6 g/ \2 F2 ]/ y. V% s9 j, R
原來飛鳥有一天會不再歌唱,天空有一天會不再明亮。8 G# }/ B# Q( w4 x+ a
! F8 E% w; c! n
等待,仿佛將身體裏的一切交織輪輾。
0 g7 s5 _. O) W- f: D0 K6 f反復地啄啃,直至鮮血淋漓。
4 _3 S) Q1 a& C$ m9 Y' m& q( C% c+ Y
你來晚了。. m4 E5 d) d  G, w# o* ]( e4 n  E

8 {) R+ f; t9 j- b可是還有那麼多話我都無法說出口,
' M! S  I9 K# r; w& A# A0 W你不在的時候,我等了很久、很久) J( v/ e: d  X5 H
5 P. {, t2 \3 Z5 U

5 y+ c/ |/ E0 ~. @) C; c9 a5 E" {$ ]3 \/ n
實話3 y. c# v$ g8 Z+ r; R
告訴我,你生我的氣是因為我說了實話嗎?8 V6 X* ]( F% I/ z3 U2 b
真是個孩子。6 i* g9 C7 i$ P8 H

  p0 v) k+ p/ w: m1 s# C- ~& G就這樣淹沒在周遭人群汪洋一般的期盼中——
* e& r# J1 P" x6 m9 w" L4 n6 c' Z' B剛毅的下面,是那種只有我才看得出來的無助。: {9 P! b0 D# ]0 `: V/ r# r* p2 l$ h
只有我而已。6 T/ x3 j1 b' _) S( n& b
期望只期望我一個,埋怨也只埋怨我一個。
' [! o: k; P; P; j, Y5 n真是個孩子。
6 v2 B4 ~3 t# I  Z1 g% j0 P9 K! R7 u/ z1 u. r( i+ R: |5 T
並非是事實讓你錯愕,你早就明白的。
# C8 Q% ?) z4 t) p+ V4 A你只是聽不得我的雙唇裏吐露出絕望來。
$ c# M7 p# G9 B4 h
& C- y  |# ?3 z% ]% X6 y喜歡我牙尖嘴利或者甜言蜜語;
0 y" Y6 k# p" h7 k; l: M喜歡我從來不知道什麼叫絕望。
' Y' M4 R' _3 p1 K8 N/ R喜歡我永遠微笑。
. y* d% m" z9 }/ E! [
8 ~; g: b: h9 D/ ]) \- y實話是——從此你愛聽什麼我就說什麼;從此就讓我變成你最喜歡的那樣。4 d$ d0 e9 a0 S
誰讓你聽不得我嘴裏絕望的實話,誰讓我望不得你眼裏淡淡的無助;
" F) [( Y# I" s7 T" _4 Z' `7 D; h實話是——你的確是希望,只不過不是我的。
$ H4 @- b4 U& M' ?實話是——我對你說我絕望是錯的,這未必是實話
) p+ i( Z7 X' x, y) P- B; B( h% t& [( G, h: H; k2 K! [

/ J( d1 y. V5 O: o! o  O7 t& U5 i9 c/ j" `6 D  ~# s' R2 D$ [
卷三 伊錫利恩7 s/ c% W( [! }; r: e

# ~) G- U; Q6 Q背叛自己
/ k5 ?+ p6 Y# j% P倘若有一天,有人問我可曾背叛自己,我要怎麼回答?
  j- \* m* U; m% X% w箭已離弦,就不能指望它回頭。
( J! k9 `0 `# a' Q2 @  Z背叛是懦弱的另一個名字;背叛自己更不是精靈的本性。' ?' ^4 ~# x3 s; O" S
1 }8 i$ a& n5 K# H4 D; ~
我也想過要擁有。9 z* H0 @) Y: i1 H- }( o5 t
擁有何其甜美,甜美到嘗盡唇舌之間還會索取不盡。3 F& U4 ~7 ~9 W
自私的擁有——* ~' }/ h& d) U1 f' N6 o6 u

  i/ H9 ]& U" T2 i  e" Q可是,擁有你就意味著一件事,/ |6 s- n9 q9 R+ b( X7 q
就是從你眼睛裏讀出愧疚來。
" R, L2 ~% w* a如果是這樣那我要怎麼辦?
5 K2 G3 i  W/ @8 I+ n7 V; B# A' b! M6 Y
如果這會傷害你,就讓我背叛我自己。
+ l5 l4 B/ r) [+ \8 y* a+ k——不說擁有。! K# }+ E' X3 b8 o9 D1 O# L

4 v( J! ^; g1 H: q$ J# c) v+ k* I% g7 A4 X% L6 _* z& n/ j% a
此刻•永遠) f/ L- S0 Y0 j, j2 e% v
真的有兩個人可以誓言永不分離嗎?
  E; K) N$ N9 H6 \: ]" t6 R永遠是太久了,讓人無法相信。  s/ F8 _# |6 X3 T8 {

1 x; l5 {% q; G, G1 z此刻在一起誓言,好像真的天地可鑒。
; {) \% T$ d/ p2 Q可是他們卻並不知道其實分離才是最好的誓言的見證。6 V. j: O, N1 k3 J! z

0 y+ @$ u0 \% }1 a. L  r此刻的情與熱,灼燒了兩顆心,卻並不顧意味著堅固了兩顆心。
4 I4 Y5 H9 `7 A忍受得了分離,忍受得了獨影雙行的孤獨,再來說永遠吧。
; G# W) |4 E. t! l7 E
) A/ K# J% ]0 D- J) k* [- _& c) K! Z8 S5 F3 Z/ r9 I. m* `! j( J2 X

& I, i+ Q4 r% V2 Z! ]/ N- T2 h& o4 _  w* u. A& W
我又再度借用贵宝地——因为我想将它与AOD分开来贴。。。
4 G+ a5 ]& G) b! Z. ?* t) y! \5 H0 T9 P& ^& ?& f. }4 G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月榭之城】  

GMT+8, 2019-2-16 22:30 , Processed in 0.145186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