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榭之城】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1866|回復: 6

[已完結] EVERGREEN(阿蘇芳)

[複製鏈接]

27

主題

117

帖子

1494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1494
發表於 2015-6-3 21:27:0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發文用
作品名稱: EVERGREEN
文章作者: 阿蘇方
文章譯者:
章回: 1-5
CP: AL
級別: PG13 
文章類型: 虐心 
文章警告: 無警告 
作者提要: 2004/8/20 12:33
前言: ps:一直猶豫應否在月榭獻醜
但經千雪的鼓勵下決定冒險
希望大家不會被巧合同名的故事搞混亂
liren的evergreen跟小的evergreen同名實屬巧合
以上。
EVERGREEN =1st leaf=
( v0 z3 C' w7 d  ^+ \/ W0 s- f# v7 I, t' d1 U. A; K
你知道要怎麼才能讓葉子常綠嗎?
5 J% H8 y8 {8 B  N6 Q4 d) ]) V) l# l6 F5 T
於那樹影婆娑的森林裡踱步著,呼吸著於石屎圍牆包圍下沒能品味的清甜空氣,一眨眼,那似是被他的闖入驚動了的身影緩緩轉過身來,翩然如葉片一擺,從樹枝徐徐落下。
5 ]  b# x6 X  {! c7 R) q! k5 |. O/ f
如天空般湛藍清澈的眸子滲透著淡淡的喜悅,優雅地輕輕向朝著自己步近的人微笑示意,然後輕輕垂下頭,纖長的手指捧著圓潤的臉蛋,笑道:「對,親愛的王子,我回來了。」
+ _% X9 N7 r7 W$ g3 r
. h0 s- R) H: Z. V$ o: b『回來』,聽在二人的耳裡,那是多麼可笑而陌生的字眼。 ' J7 E8 D7 j' C$ v
精靈的歸屬本來就不是這裡。 6 ~0 @+ g9 n  c8 d
他們都打從心底知曉。 9 V& B7 W: _& s( t4 N6 M% O" M
沒有錯過下一刻的凝視,勒苟拉斯的嘴角輕輕牽起,以精靈的言語低吐:
6 r; \! L, K4 o/ f4 x1 @3 o
, \9 _5 f2 ?& j8 E6 z" B
『他很像你,愛斯泰爾。』
+ R* U9 g# Z: f' r2 O/ N! S+ K6 t
7 W/ E: o# ^( z9 x2 U+ u: S$ x一時的失神,彷如重返久違了的過去。 ' _4 ]+ ~6 v, X7 f
當他還是愛斯泰爾,而眼前人仍然是從幽暗密林遠赴而來的王子。 # ?0 T: S, W6 K- Y
那青蔥的身影從沒有讓無情的時光在他的身上留下過任何痕跡,總讓他每每在定睛凝視他的同時,以為自己正身處於過去。 * F6 _- L2 m7 S1 s3 E
- G6 A% w! Y: }6 Z1 F
在戰爭還沒有開始之前;在他還沒有成長之前;在他還沒有包袱和責任之前;在他...遇上了亞玟之前... % D5 w4 N1 c7 V4 o7 R8 P
6 Z0 m1 i3 j) Z; k8 P
從無藥可救的思緒中揪回心神,這下子才發現兒子已經拉著勒苟拉斯的手來到自己的面前,那如新生的嫩草散發著青澀的清甜香氣,再一次包圍在他的四周。
) g8 E6 P6 f& b; K- w: `
! e' d( w2 x7 F" a1 J* H「吾皇。」金髮人舉止端正地向他行了為人臣者的敬禮。 % h2 L1 g; G1 `, F6 e/ s. G2 L% t
不自覺伸出手扶起了弓身的勒苟拉斯,亞拉岡剛道:「吾友,你不用對我行禮。」
+ K5 e) |4 f5 w% n" r4 R% M. S5 X% P! f: v
「這裡是伊力薩王的領土,縱然人跡罕至,但臣下亦不敢掉以輕心。」
% j& V' Y4 L* _那一記疏離的微笑,牽動了亞拉岡內心深處,那從未遺忘的痛。   G, D( ?, _' r& d  C" Y# v& G0 {
! B& p# `- \5 S& _. {# E. h
「吾友,請喚我亞拉崗。」指縫留戀著如絲綢般順滑的髮絲,凝視著藍色眸子裡深邃的目光,亞拉崗堅持:「於你,我永遠是亞拉崗。」 4 H) @4 @$ `1 i% f

. U, p; Q1 a: c# u「父王!請不要怪責勒苟拉斯啊~」意識到精靈與人皇之間那拉緊了的氣氛,孩子擋在勒苟拉斯的前頭,向父親說:「他是精靈,你不是常跟我說精靈是律己甚嚴的種族嗎?特別是幽密暗林的王子。」 1 H6 T) ~: S% B* k+ `5 }+ Y3 X- s

  @; V" q& C* [( @嫣然一笑,看在精靈的眼中,身為人皇的亞拉崗大概沒有料想到自己的兒子會為精靈挺身而出,而且還洩露了父子間秘密的對話。 ( g5 f9 n4 ^5 c. x) O5 A
/ w5 x9 s* K( e$ P
勒苟拉斯知道,自從他決意跟金靂走遍中土的每一寸土地以後,每一次他的回來,每每在面對亞拉崗的同時,彼此也會有說不出的尷尬。 6 u* r8 B8 {1 |, j( J9 E7 x5 W
面對亞拉崗的欲言又止,他選擇了沈默一途。 8 T: X8 k4 D( x0 z5 T
畢竟,他們經已沒有更好的選擇了。 / A! J2 v( Z: ]$ L

6 N1 M( c4 b' v3 b$ g5 u  a# S「艾達瑞安,你忘了我所教導你的一切嗎?」慍怒,他並不反對兒子對他的摯友抱持著那麼深厚、沈迷的敬愛。 ' C  x( D7 Q: g; g7 _3 f
只是往往在這時候,亞拉崗總是因為在艾達瑞安身上看見了自己而感到前所未有的焦躁。
7 Z! D* z0 l3 S6 {
- o8 s# V& E/ t! S, O「所以我說,他跟你愈來愈像了。」輕輕拍了一個翻身便躲到自己屁股後面的小王子,金髮人笑著輕喚:「亞拉崗。」 ! V$ D5 [7 o& G" {- d

! }" w! L9 J8 e  w7 `凝視兒子拉著勒苟拉斯深綠色斗篷的小手,亞拉崗不由自主地笑了開眼:「他總是盼望你的歸來。隔天便拉著我的手來這兒找你。」
% h" A) _( o4 r3 p% u3 g: C「因為,你總不告訴我們──」
# P) C4 H. Z& F「你甚麼時候會回來,甚麼時候會離去。」
/ s( d6 H7 a: j5 G& b4 X
  a2 l% i+ j4 L/ _& _3 U黯然,發誓沒有錯過此刻湛藍的眸目中一閃而過的哀傷。
  I1 w9 V4 u+ P7 ~: b2 s2 c而沈默,卻往往是他最終的選擇。
1 U# g- _( C, s9 i& ]
! O4 i' G/ u& d1 X, P/ t「勒苟拉斯...」童稚的語音再一次打破了沈默所架設的緊張感,艾達瑞安繼續拉著勒苟拉斯的衣擺,問:「這一次留久一點可以嗎?」
( _+ |: V3 Z; S* P% |$ {: \! P( ~9 u
「嗯?」徐徐蹲在小人兒的跟前,只有距離那麼近的時候,勒苟拉斯才能察覺到眼前人跟愛斯泰爾的不一樣,那水澄澄的大眼,捲曲柔軟的黑髮,他比誰都能夠感受出,那是屬於暮星的氣質。
; \0 Z7 F9 w: A3 z) n" M4 z
, x- |: p1 o' u) S, e4 w* z# x而往往在這時候,精靈會感到胸口一陣難以言喻的悶痛。 & o" N& I1 x! ]0 D
) q: y; ]# ~' y# }% H/ H. L: f4 W
「我想要跟勒苟拉斯學習射術。父親一直也不願意向我授教。」嘟起小嘴抱怨起來,艾達瑞安一直拉著勒苟拉斯碎碎唸著:「我不想白白浪費了你送我的弓箭,我想要成為跟你一樣棒的射手。」
: x" o3 w/ L, D0 F: f
1 x' z0 f# ^% H輕輕轉過頭來,精靈笑問:「你為什麼不願意教他?」
2 e) _; Z! ?% i9 e/ n) |2 i: J9 A+ D5 u. h; H4 U5 L
「那是──」正打算開腔回答之際,兒子卻搶在他的前頭嘰嘰喳喳地說著:「父王說他也是跟你學的,所以要是我想要學的話,那就要自己向勒苟拉斯討教。」 / a0 w5 D. r: K" L3 t, t9 d; G

* {) S4 f; B) ]/ K6 A/ h「這算是──」笑著回頭凝視身後的亞拉崗,精靈低嘆:「甚麼樣的爛原因呢?」 : }* p/ J! C0 j4 g9 r+ ~+ {  X
「料不到那麼多年以後,你還是學不好說服人的技巧。」
" X$ s: Z0 p0 T4 @- `3 u2 X" X
; D) f2 \, U8 \: s8 F  j「你知道的。」聳了聳肩,深情凝望著笑意漸散的眼前人,亞拉崗輕輕以精靈語低吐:『我最不懂,說服你。』
$ `: F/ o! m' E* q/ Q8 v
" l% u2 T' P& O, h9 x5 }+ N% l% ]5 u迴避,勒苟拉斯倏然站了起來。 5 t$ V2 ~$ l" a, e0 |1 ~
擠出方才缺席的微笑,垂頭對牽著自己的手的艾達瑞安說:「那,親愛的王子,到你的寢室取出你的弓箭。我會教你學懂射箭,作為你十歲生日的禮物。」 * g, a$ p( Z) E& F% K6 {1 F6 W

( g+ K3 p5 f5 z0 `. _( W4 s「勒苟拉斯萬歲!!!!!」飛快地踮起腳尖親吻那完美無瑕的側臉一下,孩童的身影宛如一溜煙於消失於二人的面前。   P7 O6 u% P9 `2 C
3 S% t) U6 ^: b/ o$ J4 M1 D5 B/ W
無意識地輕撫著剛被親吻的臉頰,勒苟拉斯一直讓目光置於於艾達瑞安離開的方向,久久沒有回頭把視線交回亞拉崗。 5 y* f$ V0 c0 w: y6 x2 \

3 p7 A# {- m+ M" B$ e2 h0 H# S「這一次回來──」憶起這陣子一直跟在精靈身邊的矮人,縱然有時候二人總是吵得臉紅脖子粗,但黑髮人知道,二人的友誼一天比一天深厚。 & `7 z7 y2 D3 E* J; ]$ b1 V( X
「一個人嗎?」
  A3 q! _% v1 R/ W
& ^3 V! b( C$ @* L「嗯。」點了頭,勒苟拉斯徐徐轉過頭來,可是卻一直沒有正視亞拉崗如火炬般熾熱的凝望,只是隨便找了一株從樹幹生長出來的嫩綠作為焦點,續說:「金靂他有點事要趕回去摩瑞亞那邊。」
4 C  z$ C/ n  Z0 k& b0 R# P/ y3 z% }
$ D/ O5 u/ l* L% y+ v) a「你沒有跟隨他嗎?」側著頭,亞拉崗邊問道,邊以精靈沒有留意的步調悄悄拉近二人的距離。
8 F4 a! \+ O8 ~第一眼看見勒苟拉斯從樹上躍下的身影開始,他便想要像兒子一樣朝著他的方向奔往,給予他一記熱情的抱擁,甚至乎更多更多。
3 Z7 V: ~8 o! @( u" c5 O只可惜,他能夠給予精靈封閉的心,就只是更多的痛而已。
2 ]  ~4 c- }9 Y" f
3 \$ v! _+ N  N7 X) {1 B「他這一次要求我先回來這裡等他,大概是矮人族的事,不宜讓精靈參與。」抿著嘴的神情讓亞拉崗忍俊不住地輕笑著,眼前的精靈總是在某些時候表現得如他外表般年輕、天真,叫人不自覺地想要── 6 _  ^0 A! j1 J! x/ y

4 L* j0 ^- ~; N4 X. {+ |# Y$ M1 u5 Q「亞拉崗。」驚訝的情緒沒有於臉上彰顯,但驚愕的語調卻毫不留情地出賣了他。 4 D# G3 y' T9 n
一下子被納入人類溫暖的包圍中,勒苟拉斯邊掙扎著,邊說:「請你放開我。」 8 c  y  p5 _% b
! c9 ^7 k  H" {$ T
「不。」沒有錯過精靈臉上一抹讓人驚嘆的紅潮,亞拉崗承認此舉違反道義的舉動會引起這位孤高的精靈王子不滿,但他發誓,他只想要一個抱擁而已。
0 @$ T9 c  @7 ?  d2 B: z' e一記得以證實彼此仍然存在於宇宙中,只有二人的抱擁。
5 `. U# n: |$ ^屬於他和他的抱擁。 0 P3 s0 a: k- i; ]  y. r

( R/ \% U4 r+ i% C; l! I' i4 _無力地嘆了口氣,綠葉何以如斯眷戀不屬於它的歸屬。 " ^4 m9 W: A& ^- E  G
鬆開了想要剝開交疊於胸前那強而有力的臂膀的雙手,勒苟拉斯深知,從後抱擁自己的人類不會有多餘不軌的舉動。
' M2 U; S/ p0 c) C6 I單純的抱擁,是他們的理智唯一允許的接觸。 - @8 Q# j' Z! I( k$ k

9 ]: v1 F  C% B* f  F- W$ G「在寶貝的艾達瑞安回來之前,你要保證你來得及放開我,知道嗎?」指尖輕輕觸碰亞拉崗的手背,精靈悲傷地低喚著:「亞拉崗。」 ) U1 W6 S$ ]8 e, Z

% J2 F4 A( i1 k' N- D! i「勒苟拉斯。」埋首於那燦金的髮絲之間,徘徊於精靈飄逸的芳香當中,亞拉岡苦澀的聲線低吐:6 X: P/ S8 y" t0 W- b& O: ^2 h
+ Z% K( E! ]$ l7 Y, V
『我想念你。』
9 D$ \4 z1 D. |8 b: b0 n/ L% A* k) G& r# C, d/ w
纖長的手指輕輕驚動了湖面的平靜,讓精靈跟人類抱擁的畫面泛起了一陣陣漣漪,他托著腮,納悶地凝視著久久不動的二人。 ( a/ e# C# F) b
1 u% i1 C) m) _% o) m$ Y, {: ?4 X" h
優雅地打了一個呵欠,身穿長袍的身影瀟灑地揮了揮衣袖,調整了頭上花冠的位置,一眨眼,本來反映著遠在剛鐸的片段瞬間消失,被天地的倒影所取替。
, V2 F2 \3 r& A' K, M- \- x6 W7 x8 Z9 v
他想了想,頭側向另一邊,又想了想。   E: v* D9 \2 ~
年輕的臉宛如二十歲出頭的美麗男子,但臉上那難以讀解的睿智卻讓人不得懾服於他的威嚴之下。 1 k2 I# C* R2 n. ^  A
, F6 V$ Y% S) i; `) d
他輕輕低嘆著,撫摸起一片幼嫩的綠葉來,唸著精靈語:

) E3 H. Y4 M7 r1 A' Z% [0 \
7 n* |1 W7 M) g5 d
/ N$ R6 A+ z- n『我親愛的綠葉,甚麼時候,你的人皇才捨得把你還給我呢?』, F. T/ j0 Z+ o

- o& T, l2 _" z1 ~- F& r5 R* v; I% J# J  n# n
$ b0 j6 C9 N. A4 f7 l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7

主題

117

帖子

1494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1494
 樓主| 發表於 2015-6-3 21:27:41 | 顯示全部樓層
EVERGREEN =2nd leaf=) Q- A; t* N! x) ~) U
喜愛它,便要摘下來留在身邊嗎?* h7 S, i; X4 g

9 D; u# T- D/ h+ g徹夜無眠,輕嘆自身並非憑藉睡眠重組力量的族類。
" p9 V& N* H( _/ a2 `" m不知打從何時起,每當點點繁星於黯藍色的天幕上眨動眼睛時,他便似是著了魔一樣,被聽不見的聲音所呼喚著,召喚他朝著某個方向進發。
* ]+ o$ I" d! L
1 c1 v/ Z& }* |2 O% v2 A8 \1 S他知道的,西方才是他最終的歸屬。 " q: l; k: P* K8 m
即使希望留守的心如何堅定、頑固,但往往於夜深人靜,當他身處於林木的懷抱中時,他那經已軟弱的意志總是經不起多一點的挑釁。
- o8 Z9 q* n# t, y8 K/ ~8 D* ]# L9 K- u" b/ Z
他知道一點一滴地,只要他輕撫胸口,他便能明白──
6 k/ E8 [; H5 r) N6 ?, U或許,這便是所謂的『心碎』。 # k5 A; N. Y% j( _; l( E; V

; \5 m7 V3 n' ^# t: R這種近乎將要枯竭的煎熬。3 Y- ^' F& ~, I9 v8 U! M4 x
' r/ B% j+ x2 d' b
他從不知曉這是一份舉足輕重的感情,活了數千年的他曾經哄騙自己去抑制它,不管那是為了誰,為了亞拉岡也好,為了亞玟也好,又或許是為了自己而已。
; t+ s+ ~1 I8 r' T7 u+ ~4 T- s% x. g; ]
一直活在父親的護蔭下,從沒有餘暇注意人世間繁瑣零碎的情感交雜,父親教導他必須要把眼界放開,不只是愛同類,即使是一花一草,主神所締造的一直亦然值得他們關注。 ( ~9 ~- @  I& g: k* A+ o

2 g3 e+ s$ {4 M5 a0 M但到了他漸次長大以後,他開始發現那總愛頭戴花冠的父王心中所牽繫的並非眼下的幽暗密林,而是更遠處的── ! }  [) ]" O- V, W* x8 f: q
那似乎經已不會再屬於他的夢。
4 ?; k- @$ D* a0 R! f( U
( p2 I0 C; R9 ]1 V0 I亦在那時開始,他明白何以父親沈迷凡塵的美酒、財富。
% h6 G% u9 d9 i
4 S% w# p# i4 p/ y長生,於得不到愛的精靈而言──
( ^; Z$ K$ P* i+ e算是永恆的折騰嗎?
) e' l0 c/ ?* A( I$ a0 y) a; h6 d- b
$ p* W) o. e: u
嘆口氣,他經已不知道他是否能夠穩住想要朝西方渡海的心。
  O5 T) \$ H8 t+ d4 _被困在白城裡的鬱結讓人久久沒能回過神來,當坐在窗台上的他緩緩把注意力投注於房間裡的異動時── 7 X9 I' p8 ]5 o1 e8 k

3 Z% d0 H' c8 E" |9 V# L, L「你從剛才起一直發呆。」 3 Y: }0 I! X+ W% O0 s' F' w

5 M) I) M: Q9 K1 I- m8 f不再是以往骯髒邋遢的遊俠,如今貴為白城之主,甚至連休閒服亦然優雅講究,叫勒苟拉斯不自覺看了看自己,似乎有失大體之嫌而無奈地苦笑起來。
4 Z7 [4 ]2 C9 n$ x3 T
- k# }4 U0 Y( W: b8 ?1 z' c「你不怕著涼嗎?」打從步入房間之際經已被那閃爍著光芒的金髮精靈所吸引著,身穿著綢緞所編織的袍服,為精靈所準備的衣服原封不動地置放於床上,那似是王子給予人皇一些暗示,象徵了小反抗的不滿。
& Q7 M9 e2 m. n4 ~# U  w, `
: u2 q# l) y& H! l$ H「你該不會忘記了精靈是不會生病吧。」聳了聳肩,修長的腳掛在窗台上一直搖擺著,背向著星宿的光芒,精靈耀目的髮絲被夜風頑皮地撩動著。
% L1 R7 m0 o  P& W
: s- f& o! j& A1 y. @「我的朋友,你明白我的意思的。」 3 M0 q+ B( W: J4 ^2 l; @: h; k
他們的距離實在遠得讓亞拉崗不能從精靈的眼中讀取一點熟悉的感情,每當他想要朝著那修長纖巧的身影走近時,總是被那輕蹙的眉頭迫得他不得不停住他的腳步。 3 b5 |  V. i$ `# }

. u: |4 H  `! g# Q他從沒料想到給予愛是那麼困難,更沒能預料到──
) m4 _3 s5 d2 F( v+ _" O" ?; ^愛上兩個精靈是如斯折煞人心的事。 ( q) p6 W8 U+ Z- A

9 q4 V. k7 a; G' j8 D他的暮星,還有他的綠葉。 2 A% _# \2 `) B3 S. }
假若一切可以重來的話...
' ~; R) q) Y' p- h但天曉得,這一切早已在他動情的時候,沒有了轉圜的餘地了。 ! C4 G- K+ X. l8 x9 P

) w; b6 K3 ]1 g5 l1 [1 t9 p6 @每每於亞玟口中聽見了勒苟拉斯的名字時,他便忍不住發抖。 0 j6 g: |3 O3 K( m1 }
那似是為了昭告這份不能言語的情感而表現出來的怯懦,他知道的──
% u9 u: F) v3 O" @8 b  N1 u2 G他所愛的二人也知道。 ; y% d  m4 Q/ B. e
' G" a. \, y" A/ g3 C4 K+ r
沈默,如是者浪費了共渡的時間。 & m$ |- E' q8 k
決意不再沈溺於這種進不可、退亦不可的局面上,亞拉崗開腔:「留下來,不要再跟金靂四處遊蕩了。」 2 p- X# \/ u7 g6 Z
0 c) r% x8 C  J* m* @7 ?. }6 P
「那不是遊蕩,是豐富人生的旅程。」垂著眼,勒苟拉斯早已預料那是避免不了的話題,一次又一次的,當他每次因各種大小的事情來到這幢白色的城堡中,他便覺得有甚麼東西緊緊地把他綑綁著,讓他久久動彈不能。
+ C, x1 {& r2 k2 k9 c* E- }' d3 E: x  H: n4 |: a. Z
「我說了,留下來。」語氣中多一份威嚴,讓勒苟拉斯不高興地抿了抿嘴。
6 j3 G/ S7 Y& z6 ~+ ~0 R
$ i$ [# Q" f" I8 }( P「我不是人類,不會服從人皇的命令。」 0 c  ], N5 P- V. b% K6 `
任性地,精靈以別過去的臉宣告了他的反抗。 0 F; I) m/ l/ W) {# T. w; d* x
深知道愈是躲避便愈是會破壞二人本來的關係,可是,精靈早已在了然一切後決意放棄一切,包括那深陷於人類制伏下的自己。
6 j. t4 Y8 Z' K1 Q+ a# I) A8 U' t/ D* A# l
「朋友,我不是在命令你,我在求你。」
8 Z4 V8 t- _! _) V. [0 c8 K7 j! e+ m1 S+ d3 z1 F; g( v
「我在求你留下來。」 2 H1 l! w6 I/ N

+ g1 k" D$ S7 A5 z; m+ J; ]「為了甚麼?為了艾達瑞安、為了剛鐸的人民,告訴我...」
, I, O# [! s) F, ^1 z0 P「我留下來,會為誰帶來幸福?」 " o) |% J# l( T/ k6 }% A
$ [. S. [3 o5 J) o1 A/ ~6 Q; p  E" ]
「我。」斬釘截鐵的,幾乎震懾在精靈心神的語調。 1 E: R, _: c+ j# b, h5 h
回過神來,精靈發現自己早已被一雙久違了的手從窗台上拉下來,輕巧地墮入黑髮人的懷抱裡。
: T) h& I3 T8 }- a  d; P6 ]
) ^9 L8 y0 Y3 Q  g0 j% g' C「你說過,我是律己甚嚴的王子。」細膩的指尖輕柔滑過粗糙質感的上唇,陷入意亂情迷之際,勒苟拉斯輕輕的以雙手扺著人皇的胸膛,笑道:「你說得一點也沒錯。」
0 w; f5 p4 v' q7 Q' ?3 K" r
" G+ R1 G$ j$ b/ c$ N7 d3 Q被推開後,黑髮人鐵青著臉放開了翩然轉身的人兒。
$ w1 s+ l2 ~. b8 C+ g
4 j) T3 T! C, g  F1 _他聽見他以精靈語說: ! S& _' x4 X4 `# W

* L7 R  n# ^7 r『所以,我不會容許、原諒自己傷害剛鐸的皇后。』
+ Q6 t* t/ v) P5 u
5 X' ^. H+ f) z, Q幽暗密林
2 X6 z) m9 b  [4 ^' U9 a3 m2 Q7 V  |  @" Z
『我其實該把你調教得更自私一點吧~』  o% [. i4 ~2 F: u: A: Y6 U4 w
聽見兒子推卻人類的抱擁後,那句象徵了高尚品格的說辭讓他不自覺苦笑著。 + l4 Q" w$ z& f1 O! a, A' p
; R& A. T3 |' F+ V8 S5 a
他嘆著氣,於國土裡最喜歡的地方持續來回踱步。
9 `/ T4 K, b- y他的衣著總是讓人輕視他的身份,但與此同時,國民只要瞧見那頂象徵了皇權的花冠時,不其然地,會被這位性情乖僻、任性的國王所散發出來的魅力所迷倒。 1 E3 C* J) H; c3 Y
; i0 Z6 r* k' L- W
這國土沒有皇后,只有一個國王跟一位王子。
* S$ V1 ^# k" X2 e: H% Q但那名王子因一次的機緣巧合下離開幽暗密林,從此被甚麼力量召喚去的王子再沒有回到國王的懷抱。   L9 Q; I% Y3 N: ]3 w

3 n' L# [. r8 w6 D+ V: A他其實知道的,當他派遣他寶貝的兒子往瑞文戴爾送信時,早已知曉他將會失去他最疼愛的兒子。 % E8 j" N' E) p7 X5 m; \0 k

  G, g- g; x' C4 k9 P千年的孤寂早已過去,自從父親於上一次最後聯盟討伐索倫時撒手後,他便從嬌生慣養的幽暗密林王子蛻變成統領這國度重組、對抗半獸人的君主。 * A5 n' c. R. G4 v
7 ?1 |- j5 p! S' R3 `
孤寂似是他的另一半,一直陪伴著獨守幽暗密林的他。" Q$ X) s+ |, G+ |' C9 n
直至勒苟拉斯的出生為止,他才真正領悟到與骨肉一脈相連的鼓動。
! E$ E% q6 C0 r% V, r5 _

7 z0 B4 n1 p8 v於月光的洗禮下,鏡湖中反映著,兒子的臉容格外憔悴、悲傷。
* s9 ?" z$ Y8 W/ x9 ~, t此情此景,讓身為國王、父親的瑟蘭督伊不由自主地皺著眉。 9 Z- O) b5 _: \) @. Q
/ R) c/ {: h: K; G  o2 D& j
往往在此時,瑟蘭督伊會質疑自己當日明知今日的結果,卻放手讓勒苟拉斯離開的舉動是否正確和明智。 : M# X1 F* z! Z4 W
他或許,應如他父親OROPHER一樣,把勒苟拉斯永遠囚禁在自個兒的庇蔭下才是對的。% i3 X* }) b. m/ R4 ^

  F: _$ M% ?9 z1 j$ H) a: ~5 G  v但,這樣子的自己難道又不算是不幸嗎?

2 S' w; x+ ?/ e( x( Q0 s" a5 L7 R6 M/ k# x' g: g
『你選擇了。正如我也選擇了。』
% r2 w' U; A$ V: j* M
; t3 U4 B6 S! V『瑟蘭督伊。』
# i6 E4 i; q$ }! \# q+ C1 y
2 p: q1 I5 W$ S, z# f. m" e' i, w『我選擇了──』
% F/ b1 K: x: b『幽暗密林。』
- m$ f/ J( O- J( ~; N
0 I* K4 N2 h! b+ N, d* I" g- R
凝視那象徵父親的星宿,淡薄的臉容上牽起讓人無法了然的淺笑,他伸出手,想以五指捕捉星星的光芒。
* h. m* A( k+ c9 q, ^) b% O5 ~# u6 Y# V, P. H' c8 c$ m" ^; W
『父親啊~我應該如你一樣,把寶貝收藏於衣袖裡,讓人無法察覺嗎?』 * f. o2 t$ `  k; D; e6 [
『即使...我明知道他所想要的,是我給不了。』
# I5 K; a, |5 `. d( v

$ ^2 U# ]5 g* H回過神來,近身的侍者原來早已半跪在他的身後,等候他聽取他的稟報。 - w, O% m* \4 q$ H/ F
/ x9 ?( k3 g  f
冷然,瑟蘭督伊收拾方才的悲傷,回復王者的尊貴,問道:『已經派人把信息都送出去了嗎?』
4 }2 w; Z" {( ]! W# ^. `9 T/ C1 n" E1 D, ^! m  `1 u/ b; U
『已經命人連日馬不停蹄把信分別送到瑞文戴爾和剛鐸,預料數日內會有使者回來稟報對方的回覆。』
/ D/ M# |, {7 v) Q! o. v# _- a' s, x
『很好啊~很好。』
4 h$ A# ^/ K2 G) U滿心歡喜地淺笑著,瑟蘭督伊揮一揮衣袖,讓鏡湖回復本來的平靜,一抹詭異的笑靨彰顯了他腦袋裡盤旋著的計策。

) u5 ?# R& @& u. r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27

主題

117

帖子

1494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1494
 樓主| 發表於 2015-6-3 21:28:58 | 顯示全部樓層
EVERGREEN =3rd leaf=
( M  R3 G" }" ?+ \* V即使只有一天的生命,綠葉也願意為誰而落下嗎?5 i% ^  N$ z: x
7 }( ]9 N3 |0 k. x3 V  o
一覺醒來,他察覺自己似是被五花大綁般動彈不得。
6 S: E1 [& Z* `; C& m% w稍稍回過神來,他總算憶起昨晚所發生過的事。
- q4 G0 v; O& V# @: E* S7 Q" [* }5 k0 V2 I4 X# n6 y
他跟他的人類朋友──人們的皇冷戰。
8 W  N' r+ V1 J1 a7 l人皇以幾近命令的語氣要求他留在白城,他不依,他們的關係隨著每一分秒的沈默而每況越下。 ' m8 |0 U5 [' [* ?# u
他漸漸不懂得如何與亞拉岡相處,甚至乎拒絕跟他溝通。
& y. }. b$ s# E) v/ r+ j2 T' R4 M6 r* B
他推開了他,然後告知他一切必須要結束。 ! E5 @6 {$ L! _& F
他以精靈王子的身份來到,亦打算以精靈王子的身份離開這國度。
/ E: x" o. t, ]4 c" Y$ f; _7 i; }他不希望被冠以任何跟人皇扯上關係的名稱,更不希望成為人皇跟精靈公主彼此間一直拔不走的一根刺。
. O. {$ ?# `+ i) W" `7 \6 r
/ [; t$ k: g# K/ Q即使,那意味著千百年的孤寂。 3 |4 X1 ~8 ?+ ~4 i+ J: F5 [+ Z1 Z+ Q

% D+ Y! x, h- }# }, E『勒苟拉斯,你不愛我嗎?』 & ?. B* P, [7 A9 a. n6 ]" V

0 d3 Y+ x1 w* x  g- Z: _7 h8 Y2 n驚顫,因他從沒預料過這問題會有出口的一天。
/ P3 }0 @$ f! V5 [# g瞳孔因此而擴大的藍眸直直盯著眼前的亞拉崗,那張向來攻無不克、戰無不勝的臉上,他找到一絲一縷的挫敗感。 * [, B) g" H+ y7 e
呆然,他不打算給予回覆。 . D( y: l* r- J  _/ f3 u8 z/ x

6 p# D6 m9 ^' D. X8 n- O『我愛你,告訴我,你愛我嗎?』8 P. C, [; ?! _

. |1 d& A. A' I6 w『你愛我,那亞玟呢?』 % Y' Q/ Y4 q+ Y4 p  N4 H1 P6 R: A
『我的朋友,不要再以言語來誘騙我。』
眉頭緊皺著,勒苟拉斯撇過臉去,不願意目睹亞拉崗的臉容,『不要一次又一次讓我囚禁我自己。』 : b' U9 x2 ?/ F3 V: m3 b! L1 w# _

% `1 v- B' t2 f* ~6 }『要怎麼樣才能叫你相信──』領著纖細的手,來到溫熱的胸膛之上,平放,讓精靈微涼的掌心感染它的躍動,亞拉崗輕吐:『這裡,一直有你。』 + {7 {$ D1 X# e8 m

2 q' I, f5 M# l( G" e『永遠也有著你。』 * f0 ]. v# E1 B8 z- _9 A+ \) ^( b
: _4 ^, \( C8 V0 J3 r- r7 Y
『朋友,你的永遠,於我而言太短暫了。』 ; a/ Y  W2 ^  [/ J
想要抽回去的手,一再被握緊了。
, d3 r4 e5 H6 g8 t2 t最終他放棄了,任由亞拉崗領著他的手來到唇邊,烙下細碎的親吻。( G( ~" K7 x$ o
5 y( p! J2 y4 Q& u
『把你自己交予我。』白晢的手背輕輕磨蹭著搔癢的鬍子,勒苟拉斯總是在這時臉露出如孩子般彆扭的表情,不自覺地嘟起了小嘴。" B; c/ r. ?; ?/ e" x* J

4 n- x; C! N( c『親愛的綠葉,我的綠葉。』 1 k$ @/ r, s$ N3 K. M

: w: p( D+ Y8 w/ T! R" O' R7 X當唇瓣所能觸及的一切不再是冰冷的空氣後,精靈感到心坎中有一股無解的能量漸次竄出,源著血液奔走的方向散發著。 $ ]- R5 o# [( C' x
被扳開的貝齒後,迎上那糾纏不清的熱熾。
# m" g1 P  x( v% t) x# z2 ?/ q幾乎失去了呼吸的能力,勒苟拉斯於狹小的空間裡一直逃避著。 ' A' e/ h; w( h
逃避那屬於人皇的吻、人皇的抱擁、人皇的一切。
9 q( q4 R  w/ g1 L8 ^8 }5 w但最終,他還是被捕獲了。 " Y5 c6 t( D) V, w- T% L3 U
0 @+ @, s* B3 m1 l
透不過氣來的熱量緊緊壓著勒苟拉斯的思緒,當他回過神來時,他發現自己被抱到床上,一閃而過的空白,他抵抗不了的能量抽空了他的意識。 0 c1 Z( Q- l5 e; o' ~0 r( S
於人皇的懷中,王子緩緩的昏倒。
. f8 Z& ^0 ]7 e' t3 G9 k, d5 C1 G) O- |  _% E& B4 U
當他再一次醒過來的時候,有別於夜幕下的白城,旭日拱照下的白色圍牆散發著不自然的光芒,那純白得有點炫目的光線讓勒苟拉斯不舒服地抖動起來,他拿捏著領口,喉嚨的乾涸感讓他記起了昨晚的親吻。
& c( \+ B% S& o4 g& f; i) i6 u; i8 e2 i9 ?! j4 k3 y; V% R2 O' W
那並非第一次的親吻。
6 M- N, R/ o5 n) ?8 S8 `小時候的愛斯泰爾總喜歡親吻他、接近他,小小的孩子攀附於他的背上,臉頰總愛於盛夏緊貼著他微涼的的臉龐。
8 I7 p# |& I% j& x; y; L懊惱的勒苟拉斯總告訴小小的愛斯泰爾,告訴他愛隆王、伊瑞斯特、葛羅芬戴爾
; o& _! J2 F( {2 S& d. v、伊羅何,還有伊萊丹的臉也是涼涼的。
1 {! U" m2 x3 e" {# Z但小小的娃兒總是不聽,總是只愛親近他。
: Q, ~% k& b' |7 Q! W) j- K伊羅何跟伊萊丹兩位雙生的王子總是取笑這位遠道而來的綠葉王子,說他看白會成為愛斯泰爾長大後『侵犯』的對象。
8 U5 C7 ~2 T+ i/ t, y- ^, m" a8 P2 g7 M& Q. n0 }
當時的他只是鼓著腮垂下頭,心裡暗暗咒罵這對雙生王子的用字不當和無禮。
, i/ p6 b( @2 A' O* G但,他卻一直期許著愛斯泰爾長大的一天。 + X+ _1 T* F2 ], t
/ w( \% e$ f3 @) y9 U7 U4 Q+ b
最終,他長大了。
' d& Z# t# L( W" E. }可,他心所牽繫的,卻不再是自己。

/ C- i; ^6 Z& f& K' s" o% u4 y9 Y$ f- q- C8 l) m
那一刻起,他以為他永遠也不會再知道吻一個人的喜悅和甜蜜。
1 l6 c& v/ H9 D% p) h+ ^- l$ z! `3 F. Y1 t5 E' D
主神的安排往往不輕易放過他,輾轉數十年後,他們再度重聚。
+ p& E3 }: w0 j' A# _眼前的,不再是那個幼嫩的愛斯泰爾。 ! j3 F8 D" r: b8 W% Z3 o! M
他,是肩負著剛鐸的使命、暮星的幸福、人類的存亡的亞拉崗。 - s  N4 @* J% H* W9 g

- g9 z* s7 g9 G$ ?5 G; D% S( T他的使命裡,沒有綠葉的幸福和位置。 : \/ w, a. X$ F
可,一再的,他深陷於源自亞拉崗的呼喚中。
2 y7 |" G, N8 K回過神來,他的心又再一次被擄獲了。
: x1 N  N$ {0 ~; S
* c' s: `' L% }; h& D緊抿著乾燥的唇瓣,回味著亞拉崗昨晚的親吻。
4 [4 O# u; x3 M! O# j如斯陌生的味道,似乎混雜了美酒、佳餚、煙草── $ H+ S7 g5 |. S* w! Q
還有亞玟跟艾達瑞安的氣息。 " q. G: u2 B: i3 k! v2 Q

4 D6 d2 Y  ?3 o. [5 }他賣力地以手背擦著唇嘴,想要除去亞拉崗所遺留下的溫熱。
& W4 w. M* B; H愈是磨擦著,愈是勾起了心坎的疼痛。
: R' |3 r1 L7 q. S
- Q$ T) t+ }( T% X出神之際,他聽見躺在他身邊、一直擁他入懷的亞拉崗對他說: " \0 V, s- I2 r

, F0 M7 ?% Z* t『我的綠葉,你的心──』 , ?0 e. B6 Y( J: D4 y) g5 `
『在破碎嗎?』
; |0 c$ W/ f# Y& C

0 F. v: P: S  \- X: S1 K2 q蹙著眉,正因為徹夜偷窺寶貝的兒子跟骯髒的人類大被同眠而悶悶不樂著,於酒窖裡來回踱步著的王口中唸唸有詞: ) e; {& T8 e$ b, l! L6 h- {

% k' p) Y  \) F5 ~9 m+ y
『亞拉崗這笨蛋!霸王硬上弓不就好了嗎?!』
& l$ @& K8 T. y, i( h『氣死我了氣死我了!!』
0 P# j& T- O% l
. [3 r/ y7 }5 @, ]  e
來來回回著,抑鬱的心情叫這位出名嗜酒的精靈國王無法挑選出香醇的美酒,站在門前侍奉的精靈不禁心生恐懼,惟恐他們的王一不高興起來,命令人把酒窖裡的酒全都倒掉。 / ~: B' T; S8 E
* c: `5 f$ X+ a+ }! _$ v1 |
沒有人比侍奉了瑟蘭督伊上千年的二人更了解他們的主子,嗜酒好財,其實也不過是為了在必要時,排解心中的空虛和寂寞。

$ I7 \! s+ q# p* o3 E( v3 M& q; E* k/ k
『氣死我了氣死我了!!!!!』
: D+ T$ n1 S! ^1 E9 z! p+ {酒窖深處又傳來瑟蘭督伊的咆哮,往往在這時候,他們的王子── " r6 }7 }; `# C
那尊貴的綠葉也會笑著拍了拍他們的肩,輕聲問:

% a8 i7 b* C( c『父王他又在耍姓子了嗎?』( u) a4 O6 u7 R( c, v/ Z" P

* d, J0 |8 t) ^全國上下的人民都在記掛著一直徘徊於中土不回家的綠葉王子,他們都不曾忘記當綠葉誕生的時候,他們的王終於於最後聯盟結束後,首次展現出開懷的微笑。9 X) a5 K9 I1 ^* _

, J5 d, t. B0 V0 x# i綠葉是整個幽暗密林的至寶。
/ A) R$ ?; V7 ~4 y0 q
* @6 `! G7 S2 y* c% N( `# B/ B綠葉王子參加魔戒遠征隊,當時全國上下無不為王子此舉而表示反對、不滿,他們深信精靈跟人類的聯盟早已名存實亡,人類一直沒有幫忙被半獸人威脅著的精靈們,他們更沒有義務讓他們唯一的王子白白去送死。 7 \4 {6 _, C2 G& u

2 Y9 q# A( g! j2 G6 m, s但,當時的瑟蘭督伊只是聳了肩,不發一語地從瑞文戴爾的使者──黃金戰士葛羅芬戴爾的手中接過愛隆王的信。/ M, j. K. o  ~" J: S

9 c: U4 t1 N/ [『幽暗密林的王,你可以表達你的憤懣。』
* z; o. @- s4 f" d8 }+ Z, E) R『愛隆王說那是他能預料到的並且希望著的事。』

: ?3 }+ Z2 I# f! ?4 n5 f+ t% @+ B; R! e
當時的葛羅芬戴爾這樣說著。2 G2 X  {- F' w& ~* q) {8 S) h" Y

0 N, ]) |" ~5 ?5 u『那是吾兒所選擇的。』 $ R' G% ]  T& r! i5 ^
『你幫我轉告愛隆王,問他──』
& `1 v( l1 k7 k1 r+ Y$ \『難道我憤怒,這一切又會有所改變嗎?』

& M: a% p" H/ l/ ^
. Y+ y7 [3 K+ U. e: t7 g4 \那一段時間中,沒有誰再見過瑟蘭督伊王的微笑。 , G. F. J& E& F& `
他早已預料到,他會失去他唯一的寶貝、骨肉。 7 C. ]2 J2 B$ V' y; f& b0 C
並非因為魔戒遠征隊,而是因為──
" n% c8 O+ ~8 ]所謂的命運。
, l5 C0 U1 {. h$ q
) O9 r! N2 W8 I4 P
『氣死人了!』從聲音的判斷,侍從二人猜想他們的王經已朝酒窖更深處前往,正躊躇著是否應該同往之時,他們的肩被輕輕地拍著。
1 L3 N3 g% s) k; v
/ T: Y/ w7 }3 a; s+ |轉過頭來,他們聽見有人說:『交給我。』
$ R6 L* P  c5 ~" W& _  P『把你們的王交給我吧。』

0 e" R" Y$ t# @* S; R$ n! [) x; B) N9 w6 R  z: b
後記:愛隆papa登場~9 Q6 l' x# I# {% e9 H- z
! |. Z5 _5 W$ B  h; s: d

. K( G" ?2 r  a, Q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27

主題

117

帖子

1494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1494
 樓主| 發表於 2015-6-3 21:29:32 | 顯示全部樓層
EVERGREEN =4th leaf=) p! [' I' v0 t& T* i1 h; S% M
替那片綠葉選擇歸處的人,是誰?" e9 B8 J* r5 t% N
" y" A0 s7 ]6 Z- M$ u+ N' ^
『我的綠葉,你的心──』 9 x2 T, }* v( C% Z  g
『在破碎嗎?』
5 l* W! r4 f7 f* `7 k$ O

3 Y8 w1 y: g, n傾刻間湛藍的眸目蒙上了一層赤裸裸的恐懼,倏然從躺著的姿勢坐直的精靈,臉色如紙般凝視著方才開腔問問題的黑髮人,呼吸帶點亂紊地往後挪動。
  h4 l& H2 V# E6 V/ Y/ i) u: u  c$ a6 R) u. C: a1 E
「你為什麼一直隱瞞?要是我知道的話,我不會讓你跟金靂東奔西走。」 5 D! v% p, b; z+ F' `
「我不會讓你離開剛鐸的。」
4 A) ~' W5 h. d, N& w4 E4 x8 R1 K9 E6 H" j" z, j
『要是你知道的話...』苦澀的笑靨,輕垂的臉容拒絕被窺見當中的挫敗,勒苟拉斯輕語:『要是你知道又怎樣?』
( h7 G* c* w7 j" u: T+ f- d
/ Z7 y$ k1 b, a. R2 X2 E+ h『告訴我,要是你知道我的心會碎的話,難道你會改變你的選擇嗎?』: G7 b# d, ~& z$ W

( j) i$ K( W+ q) T, A! d四目相投的一刻,氣氛一下子被拉緊了。
0 d0 |! U" D3 l: b0 e& i, Z強裝著堅強的精靈王子緩緩移過彼此難分難捨的交流,邊整理著袍服邊說:「你已經選擇了你的暮星,正如我已經選擇了──」
* r- ^' _6 u# n3 P6 G$ K6 j4 ^, D- T6 Y8 F5 _9 G6 {, G) F$ |
「別告訴我你選擇了心碎!!!!」驚震著彼此的憤懣,始作俑者似乎打從知曉精靈命不久矣那刻起便蘊釀著這股情緒,緊握白晢的手腕力度很大,留下了鮮紅色的痕跡。 % w+ b4 i  X0 V

) A/ ]) b, k! N- [8 a『勒苟拉斯!不要讓我知道你作了這樣的選擇!!!』 2 |& ~. W/ ~' ?/ x. M  q- u
『我不會讓你作出這樣愚昧的選擇!!!即使你不願意選擇我,我也不願看著你的生命墜落!!!』
9 O7 N# e6 n" f; @8 g  O2 A
5 @' T$ \( ^0 f: H( V
無語,勒苟拉斯其實不比亞拉崗清楚自己的身體狀況。 3 E" T; b' j; E" V
打從打敗索倫一戰後,他一直以為心跳的亂紊是由於戰爭裡遺留下來的疲憊,間中的心悸說不定也是出於身體無法從作戰狀態調節回來。
9 y4 }! j  [4 a8 i3 Y" ?8 b然後,過了一段很長的時間,心的情況似乎一天比一天糟糕,可以說是每況愈下。
4 W( R5 V2 \5 G3 A2 U8 o他開始了解,那是傳說中,精靈的不治之症── 7 e7 @* F  ]: \; T
心碎。 , b4 F8 h+ @; [8 e. ~& n  |1 U

& L; Y# n1 f1 f; b  `他從不知曉這種悶痛的感覺原來是由於心一片一片地在撕碎、瓦解,也從不意會到原來── 3 u( f, S9 ?+ E' Y3 Z" g, W; }5 n
他的心一直渴望著亞拉崗。
- a6 C, ?$ p; S
# j# E' S0 ~. d" {  w) {到了讓他心碎的程度。! S1 |6 p3 ?, U* J4 x" W* h3 E

# C2 I# T2 p& r7 t「求你,不要讓你自己消逝。」
' U  F/ Z* K$ S% `「我會想辦法請人醫治你的病。」 & X( N; A1 M, L! f- F  `3 D6 Y3 C
「不要離開我。」
" [1 S$ k6 E0 h「我愛你...我愛你...」
. v7 z+ Z) P0 R& t0 A- f. f* O4 D4 c
宛如咒語般的三個字讓胸口的悶痛變本加厲,因輕咬而泛白的下唇彰影了精靈的虛弱,但他還是從人皇的抱擁中抽過身來,輕語:『朋友。』
, p; L# n1 o* m# U1 z* G# _# H# E『假若你愛我,假若你想要我幸福的話──』 * R/ B$ d9 F. Y
『請不要再以你的言語來拐騙我。』 $ v; n$ L4 Z0 g; B" @
『我已經受夠了。亞拉崗。』
0 l8 |7 C7 B% p$ T4 j! }

: c8 [* M9 L5 z1 Q9 Y) P/ S$ ?4 N7 c1 T精靈輕聲以通用語低吐:
. Z4 \) N0 g6 |( F$ g5 g  x/ }9 E$ X! W+ X) j
「我,不想再愛你了。」 ( S0 l# x+ n& L5 R  Z" A: w- I6 M
  h  Z' Z: C+ k
驚顫,似乎如心電感應般傳遞至胸口的悶痛。
) [3 q1 H. a& p1 G/ U
7 b; S1 h. P+ W手中緊握的酒瓶應聲墜落,隨之而來的巨響徘徊於地窖的深處,冷眼凝視著如寶石般璀璨的碎片,長袍的下擺被黯紅所玷污了。
- d; ^  s$ w8 g: g* Q5 v3 _2 ?% Z- I5 T. R6 W7 B4 e
拿捏著胸口的瑟蘭督伊歎息著,緊皺著眉頭蹲了下來,纖細的指尖輕輕沒入醉迷的紅色裡,微微刺痛的感覺提醒了他──
6 ]$ Q7 e+ N" W. t9 B+ a8 {6 Y8 ]8 {8 A! G( q4 D
即使玻璃會粉身碎骨,但他們的碎片仍然是十分銳利、堅強的。 : N; E# @7 s" e& m! d/ V% Q
0 q8 _+ D" I4 n  b8 L! g
看似脆弱的心,其實一直尋覓著活下去的意志。
' C6 K7 V# x& _$ S! V0 ]沒有人比他更了解勒苟拉斯的感覺。
- m% L) v! V1 w$ O) g" ~5 c$ V' A& E/ `1 I  W5 I" m
從紅色抽身而去的指尖緩緩觸碰著乾燥的下唇,稍微伸出舌尖品嚐紅酒的味道,混合了精靈甜腥的血液讓味道變得古怪,忍不住拉下了臉的瑟蘭督伊吐了吐舌。
# ~/ d1 j2 q& M- x) H7 R+ e- [
8 j/ c4 l) o! O. L8 h* M0 @
『我從不知道幽暗密林的王有這樣子品嚐美酒的習慣。』
/ s/ T& V, j9 I: q/ s
" d; B3 z9 o' \3 g% P; s( h4 ^不消回頭,根本連從蹲著的姿勢站起來的意欲也沒有。
+ K8 Q" m! y, Z2 P1 {瑟蘭督伊沒有被突如其來的客人所嚇到,只是緩緩笑語
:『我也不知道瑞文戴爾的王有偷襲幼齒精靈的習慣。』
+ C0 [7 |. o* o1 _. u" N  [: x. e& W" L/ i
『你算是幼齒的精靈嗎?』
 不消回頭,根本連從蹲著的姿勢站起來的意欲也沒有。3 A* j" \8 G9 J1 V! S& Y0 {: T- J* |
瑟蘭督伊沒有被突如其來的客人所嚇到,只是緩緩笑語:
  L4 y7 H4 \" \' u5 B- Y5 D/ K* r( U* [& x7 V) \" V
『比起你的話,我還算是年輕吧。』 , J- g1 U! v8 y
無心的言語帶著玩味的語調,瑟蘭督伊在轉身的一刻只讓目光停留在愛隆身上一秒,然後又漫不經心地讓藍眸注視身邊周圍的珍藏,『瓦林諾那邊好玩嗎?』
3 X) V: H; E7 r
6 U6 Y# v. n# d4 N, b『我千辛萬苦說服主神讓我來,不是為了向你作瓦林諾的旅遊介紹的。』
. K9 p8 G5 q' ^; f

; [+ d4 V5 v, D: `
) Q( r: i0 r! C4 c- l冷眼,頭頂花冠的王不願意讓半精靈的身影落入眸目當中,注視著地上那一灘血紅,道:『那你為什麼來了?我沒有叫你來。』
  ?0 I. E, o# l; F- X. p  B' M  g
8 }4 W2 p# i4 ?* c# J" r8 ~) W『你派人到瑞文戴爾傳話,不是嗎?』 8 K% i% [, y" H8 l9 p

- j6 u8 K5 `9 d2 H+ a7 E『......』
& c: q" X/ T( ]  ?* [『那只是我為了讓我兒子勒苟拉斯.綠葉回來的詭計。』
, }9 ?" B% [6 ]' _- m- J; |8 }) r; j( e5 X7 N' h
『但,那也是事實,對不對?』
- o6 m( U' U* B- h『你即使死,也不願意回歸主神的懷抱?!』 7 u% h: |3 {* M/ S( I

9 Q% S; b% l1 t8 E『喔~原來你因為怕我不去瓦林諾所以來啊。』
8 F1 n0 A+ I/ p. d* Z) F2 |. t  V+ ~
『對。自從知道你有這樣的決定後,我一直呼喚你。但你一直沒有回覆我。』
伸出的手期許能夠以觸碰來證實對方的存在,可是,當遇上對方不悅的眉宇後,愛隆乖乖把手垂落,輕語:『瑟蘭督伊,你還是一點也沒變。』6 N9 |2 t! S2 K$ Y7 l7 w

# I' x  @& z8 [7 ?『親愛的愛隆王,你也是。』 5 L) v9 Y: d6 T7 e) T: M4 y
『一如以往,你仍然覺得只要你來了──』
' M$ j. a2 N9 F) J『那頭頂花冠的王子便會笑逐顏開,便願意跟隨你直至天荒地老。』 $ W& G4 j8 e0 t, _& Q" r: ]. H; O

4 A* C$ w$ y# Z& ]2 b『但你錯了。』
目光,冰冷地投往愛隆的臉上,瑟蘭督伊輕聲地呢喃著:『瑟蘭督伊王子已經不在了。』 , V0 S# ~0 j* ?( C9 f
『站在你面前的,是選擇了幽暗密林的瑟蘭督伊王。』

( k/ m7 [# X3 e/ E0 T3 L1 J1 K7 n
2 R7 t: Y0 J$ t& z-『你選擇了。正如我也選擇了。』 0 E  V: w2 l# L9 F/ P

! g- a. i1 o- u% Z  l7 ~『瑟蘭督伊。』   h9 \* E1 m/ V/ m# N
/ P8 L/ M: A% E8 [5 ^8 T
『我選擇了──』
( ^  x: ?6 ?& G- f" R% C; v! n4 z『幽暗密林。』- : b- I$ y8 f, L, N5 j& t

) `& t. c+ C9 M( l5 e$ \( _重覆著的過去與現在交疊,假若綿長的生命是為了重溫傷害、痛苦的話──
/ ^7 a. F  [1 b9 T& K1 U那告訴我,心碎其實有何不可?
: Q+ s7 N% w9 x- b2 d5 l7 r4 h  h: @

# P7 a( y; @$ K
, @  Y% J% E5 ]% n9 i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27

主題

117

帖子

1494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1494
 樓主| 發表於 2015-6-3 21:30:29 | 顯示全部樓層
EVERGREEN =5th leaf=' F% m2 I$ s/ j4 a
=飄零的落葉,甚麼時候才回歸塵土的懷抱?=$ e' F' n6 o: y2 V. p
1 y6 W5 I2 \( d- l
「艾達瑞安。」看著箭靶的位置跟箭頭的落點處差之千里,搖了搖頭,溫婉的嗓音不失作為一名導師所應有的嚴厲,金髮人雙手交疊於身後,對身高如半身人的孩子叮囑:「你忘了我的話嗎?」
) j" P2 \% j# s( l
1 u- S8 }$ m5 Q$ Z7 ^, G; Z: Z- t「沒有。」誠惶誠恐,貴為皇子的艾達瑞安於世間上只懾服於三人的教訓,其中兩位是他的父母,而第三位就是眼前的精靈王子──
4 g" ?5 y$ x) V! W+ C6 [* J- A. e6 `幽暗密林的勒苟拉斯.綠葉。
4 b0 f1 b2 d/ [
3 m! M  m/ Y1 Y9 O「我有記住勒苟拉斯的話,但我搞不懂。」嘟著小嘴,緊握著弓箭的指頭泛白,幾乎要因為精靈一記蹙眉而哭哭啼啼,但細心的孩子緊記母后的吩咐:" e- P, F% e) k0 D( s1 Q, J5 m
『堅強的精靈王子不喜歡看見他喜歡的人哭。』$ J5 M* g/ ^5 M/ h0 _: V) j" O

! n2 N+ m% R0 |% X孩子不解,問:『為什麼?』
. G/ I$ B( X6 U4 Z『母后的意思是,勒苟拉斯喜歡艾達瑞安嗎?』+ o5 H* [) u5 s+ @
; V3 C3 a; k( m3 c- e8 O. k% j
『嗯。』
2 g6 t' F3 P' L( Y8 l『因為,你是愛斯泰爾的兒子。』
  B( \6 x. g- @0 ~4 G孩童敞大晶瑩的眸子裡,總是那麼容易錯過三個大人之間,那糾纏不清的羈絆。3 g) U8 [; H, A- R0 Q7 R

' `5 j# z9 `3 ~& m「甚麼是『目中無物,彷如把自己融入箭頭一樣,視死如歸地命中目標』?」! J4 U6 n  f. U* K% A2 ^. ~" w

5 s8 Y& k' g! C4 m/ o& \失笑,金髮的精靈婉惜地搖了搖頭,大掌輕輕摸著艾達瑞安柔軟的黑髮,輕語:「你比你父皇記心更好。」- C3 \& N, E$ Y. ^% z  ~
「當日我跟他說同一番話,結果他卻以為是要把自己衝向目標物。」
& m+ W5 ?$ P, f* `* ?) l  r7 |
0 l, h+ _0 d( a) Q! T回憶著,愛斯泰爾那張氣急敗壞、自尊心受損的臉似乎一息間出現於眼前。
( ?& O% {0 j- d# j% ~/ i
$ T) p2 o2 e9 f( h* k7 e7 u1 t& P『反正勒苟拉斯就是看不起我!!!』6 y+ I5 L# c% I8 M
『走著瞧!總有天我會射得比你好的!!!!』
: G( e& C+ @. j+ {5 e
) k" }5 P' i1 h
勒苟拉斯想要伸手觸碰,卻在撫上艾達瑞安的臉以後,被孩童的嗓音所驚醒:「勒苟拉斯。」0 ?5 Z- n+ u4 o8 v2 Z
「這幾天你為何都不回去宮殿裡?」9 \% |4 ?- [0 }9 k2 G, ]

4 d2 E' l9 v9 H) a/ F) U「嗯?」回神,垂頭凝視艾達瑞安憂慮的臉容,那張無憂的臉上本來不應該沾染上他們上一代所遺留下來的愁緒,歎息著,勒苟拉斯緩緩蹲下身子,笑道:「因為,我比較喜歡接近大自然的地方。」* Q. T0 {0 c# z( G% w( ~1 F
「這裡也是剛鐸的領土,不是嗎?」
+ {' r% G& x8 K, p* H3 a* q5 y1 E, L& C, m. B! l8 Z% A5 t+ @
「但,父皇和母后都很想你。」- u2 o5 _& |, b
「艾達瑞安也很想聽勒苟拉斯對我說有關魔戒遠征隊的冒險故事。」
. s9 h7 A9 T2 x拉著永遠纖細的一雙手,艾達瑞安嘟著嘴嚷著:「我們都很喜歡勒苟拉斯作伴的日子,勒苟拉斯就像是爸爸的手足、母后的哥哥一樣。」$ |2 I& R5 S" p# h% K1 h$ ^
「就像是家人一樣啊!」7 K, P) U- g& Z! t3 y
# Q. `7 D% k$ ]- m
痛,揪住了胸口的一陣刻痛。. d" `# j. W2 f- H4 Q' P  g
精靈失神地半跪在地上,好不容易穩住了痛楚的煎熬,擠出蒼白的微笑,輕語:「我最寶貝的剛鐸王子。」
: t+ g7 ]% s: |5 `% R「待在那白城的半分半秒,我感到身體被壓得動彈不得。」& `3 P2 l. @! m( W. H7 d2 O( ~
「我是木精靈,我──」
' |% l% [5 D  }2 X% f0 `; \! e- {1 s% ~% I0 z" ~( _
「白城,不可能是我的『家』。」& P" J( R4 p/ `' r) `& w' {, V

) q* o+ @. s! e7 }! |「可是!」誓不放棄,艾達瑞安再一次急忙地拉著勒苟拉斯銀白色的衣袖,嚷著:「可是母后也習慣了白城,母后不也是精靈嗎?」
7 w- d$ n" o  E0 d, h「母后可以的話,勒苟拉斯也一定可以啊!」" _+ \. S2 |& A% E' R% T
9 h) O6 T" w: w
鍥而不捨,可惜的是──, ~. Y8 s6 @" G4 g* f. x0 N
艾達瑞安年紀太小,他的世界裡總是簡單地以愛惡來給予答案。; h- C" M- N0 E: L- G7 y/ i) U: G
勒苟拉斯知道,總有一天──
. E  b, p9 m% e- d4 U9 I這位王子會後悔。
+ j2 ]- W% G' H+ q  ?0 X
( G0 B$ o7 F2 n& S2 z1 I* L當他知道,眼前這高貴的木精靈正在破滅他的美夢時。
6 Z" O! O2 o/ f7 m
: q. F. g' X; x( `胸口的痛再一次勒緊了。
2 o) r" J% n. B5 k8 B呼吸漸次失序的精靈額前冒汗,吃力道:「親愛的艾達瑞安。」8 k  E4 t' u$ k  m/ W
「我跟亞玟公主、剛鐸的皇后是不一樣的。」
1 g0 \6 c2 _# N  ~; h; U; [# g7 X. b- c- W! M3 ^6 h% k
「有甚麼不一樣?」8 u8 S& m! }3 L6 ~
「你們都一樣漂亮、高貴、仁慈、優雅啊!」
" C- z$ b% [4 q
$ |3 |* j, L" X* _+ M& L0 f搖了頭,孩子一而再再而三的追問如鞭子一樣鞭撻著精靈一直碎裂中的心,默然過後,金髮的精靈強顏歡笑道:「亞玟公主、你的母親是十分偉大的精靈。」/ C: Z2 d: f* k0 M6 Z- M. e& k. _( F( s
「她為愛、為了她所深愛的亞拉崗放棄了精靈的所有。」
6 I1 U; y4 `  F) w; l' n- @7 _, h
「但...」! u$ ?3 J1 F5 g
「為什麼?為什麼勒苟拉斯不一樣?」
2 g" @* u3 @' k) Z
/ C- s1 S" ~7 v: o「難道──」1 B! M8 M3 K) B- [& J% Y& J
「難道你不愛父皇嗎?」
9 K+ K* z/ k$ c* F
, N( S& n# I- s
+ u) l; u; i3 C% S) \0 m3 U' P
-「我,不想再愛你了。」-
! G9 f. G/ D' d$ T5 d3 s6 S7 _' X$ D1 ~6 ^
無語,金髮的精靈緩緩點了頭。- i0 R, }: D% @% y
輕語:「對。」) p. @9 L/ [* G
「我沒辦法像亞玟一樣,愛你的父皇。」
; ]! u- l; k& W. h5 T3 w
' U/ {& y( d3 P7 O" U「母后~」: m' F5 z8 v+ ~- b, f5 L  z
) R5 V# q$ Z. h( k6 C' H
回過神來,艾達瑞安放開了自己朝著背後的方向奔往。
0 }) a4 R) ^; t2 R' |2 y站起來緩緩轉身,藍眸對上了溫婉的微笑,無聲地以精靈語默唸著:
) j8 F; e& g1 V0 k2 j9 o7 s% z$ V6 a) E5 I! U  @% r( K
『我親愛的朋友,你好嗎?』4 Y) |7 y* n9 u0 n

$ B+ y  M6 D( q& K5 ]9 c% l苦笑著,原來即使心幻化成碎片──
  e/ b! `; {1 J  \2 t3 z2 v- ^心,還是會有痛的感覺。8 y' M* Q, M- i4 u/ d, o

5 Y. C( `1 f2 _2 Z︿︿︿︿︿︿︿
7 u* V6 _& m" k0 s* ?. u' u6 U2 b$ O/ T% `9 R" \7 K1 S8 }$ ?5 D! ]# p
他幾乎忘記了──( B4 `# g+ l$ ~% [8 i2 y
自己跟兒子有著一脈相連的感應。4 k0 ^* G3 L% A$ q2 L: t# Y

7 }0 t# r$ l. l3 r4 B綠葉痛了,他──4 E2 }: a- _2 V) t
也痛。, q5 N7 D/ `9 A  C! c; o
1 [' Q7 l+ P. `7 p
他們都背負著痛徹心扉的傷痕。3 Y1 Q4 ^, Q( S8 G- y
似是遺傳一樣。# k- [# \! @; V. M0 Y7 B
從花冠王子心上遺傳到綠葉王子心上。0 Q$ H, b6 m7 b

; z5 r4 }4 r+ O8 U% i' D4 C+ r% I" h那幾乎久遠得彷如不曾存在過的記憶。
1 z# D+ V8 C' W; L' ^& Y只敢在夢中突如其來地偷襲。) b8 ^! k6 i) K  U; n

1 L4 u9 i: E6 C( u* X那一年,幽暗密林開始在瑟蘭督伊王的統治下暫時過著平靜的日子。
; V( _" ~4 }6 h* ?沒有了半獸人、黑暗力量的打擾。$ U9 @9 p, m- e0 M* \, [
但偏偏,一張請柬讓從來驕傲的王還沒有戰鬥便吃了一記敗仗。0 f; i' |; C/ I/ L( `. T: `. i

! s0 \# Y3 _/ M" `& ?$ p& |# a" E──羅斯洛立安跟瑞文戴爾的聯婚請柬。4 }0 [* ~" b7 _' D
+ G$ @. c# l$ p; n, c5 n
他幾乎忘了──- K8 _& L8 H: G% R8 {
原來心坎的傷口是這個半精靈所造成的。
" r+ H2 S9 p6 \+ g$ u6 B% `, z: \; A: I7 y+ a7 ]2 e$ a# ^9 D  X
『你可以作出反對,在一切還沒有發展到不能回頭的局面之前。』溫婉而尊貴的女皇鮮有秘密地來訪,一如以往握起他的手,於手背烙下一記熱暖的親吻。2 _/ y# p  u8 A: K. N

- ^$ H, W0 M3 S3 L5 e5 ^她是羅斯洛立安最尊貴的女精靈、一直扶持著自己成長的前輩──! }# M* F8 Q3 A: G7 K  H
凱蘭崔爾女王。
* i1 M* o) M- C' A4 E  [4 i" C" d! _* N! {3 j/ Q
『那是你們兩國的事,我想──』" d" h/ Z* |0 m9 L5 r$ Z( x
『幽暗密林沒有干涉的立場。』漫不經心地調整著花冠於頭上的位置,滿心的不耐煩,站在凱蘭崔爾面前的自己總如孩子般彆扭,迎上笑瞇瞇的女王優雅的一揮袖子,然後提起手替自己調整難搞的花冠。$ R1 \% l8 X% p7 h' d

6 M  V% n+ F, \. M『我們一直憂心你,』花冠的位置總算回歸平衡,順著金髮的方向緩緩撫惜著,凱蘭崔爾輕語:『我跟凱勒鵬一直記掛著遠方孤軍作戰的你。』  J3 }/ U6 N/ v& r
+ z1 {0 _/ M/ S8 X  H1 D4 l* K, y
『我已經長大了。』輕握著凱蘭崔爾纖細的手,瑟蘭督伊淺笑:『不再是弱得不堪一擊的孩子。』4 m) Q* @% K. y: @3 K& S

7 a- u' H! k) j6 c『但,於我們的心目中,你永遠也是那擁有天真無邪的笑靨,為所有來到幽暗密林的客人編織花冠的王子。』/ w4 N$ {" W; K2 W8 ^* B
『在我、凱勒鵬──』拉近二人的距離,凱蘭崔爾抬起那張因迴避自己而垂落的臉容,道:『還有,愛隆王。』3 B8 p+ H- m/ m! u3 C: {0 F* X

) A/ L) f1 M0 D- S4 B臉色倏然一變,那因驚惶還有憤然而放大的瞳孔。
! v$ |. H/ `5 V3 E4 j瑟蘭督伊甩了甩如瀑布般的金髮,憤憤不平道:
+ M( P0 R1 j& [* G『我不認為這是我感興趣的話題。』
4 X. M, g2 K7 p: o) l# V5 o『特別是當你的近身侍女還在附近的時候。』; k1 w: ^! o1 N2 {4 T
8 p) ~4 z4 w) S$ J
不語,瑟蘭督伊的目光飄移至一直垂著臉的侍女身上。$ B& D4 _: o8 _
那一頭金燦的長髮散發著淺淡的光芒,精緻的輪廓絕對不輪給眼前的凱蘭崔爾,再加上尚未經世事的稚氣平添了一份惹人憐愛的氣質。
8 w* @% n% K6 _- `側著頭,瑟蘭督伊覺得太可惜了。' D9 R$ q- O* d; h' m2 e+ C- f7 u- n
也太可疑了。
7 l( \" J% G) ]0 y+ k, g' E9 I, \% f
『她是孤兒,而且失聰。』意識到瑟蘭督伊眼中出現的疑惑,從容不迫地排解幽暗密林的王心中的疑雲,凱蘭崔爾續說:『這些年來她也在我左右服侍。』
+ W" v7 U( |0 `( e  d3 @3 I: `
2 u- {2 o; _; h# G『喔~是這樣子啊~』不虞有詐,瑟蘭督伊為自己的失禮而靦腆笑了。
+ |- _" U2 }4 y8 F) R  r那一刻,與自己對望的侍女也跟著笑了。+ f9 o2 s) X' p5 p  D. C
, E* ?* N6 v' C+ R# E: B
『幽暗密林需要我,一步也不能離開這裡。』& H" b6 d/ \+ r' `
好比回絕一樣,瑟蘭督伊往後退了一步,然後撇過臉注視窗外的樹林。2 z( u( q3 }/ t% L
這是他的領土,宛如他身體的大部份。1 x, @0 D4 y! O9 E
離開這裡,他就要面對失去、傷痕。
! j+ J, y: o2 n4 A9 M( H" D0 K7 m$ c2 J+ Y: R
『親愛的花冠王子,我不會替你傳話的。』捧著瑟蘭督伊的臉讓對方直視自己,於那雙湛藍的眸目裡,森林女王急於尋回昔日的純真。; c# I! [6 h; ], U! p
但,那花冠王子已經不在了。
) c: t: N, k. q4 a/ X+ f經歷了最後聯盟以後,幽暗密林的子民失去了那親切天真的王子。
* W5 R9 {! s4 G/ `而愛隆王,也失去了──
) _  {. z* H5 T: p8 Z' \0 S
0 O" K. _9 @+ ?* H一份他再也不能擁有的感情。; i; G2 R9 u! k3 V8 `+ n" P

1 K/ ?  l/ C1 z# _1 E- S0 N5 U& W『假若你會缺席的話,你必須要親口對愛隆王說。』; L1 S1 }6 P6 _7 S. \0 Y
『你們太久沒有對話了。』$ L% ]) |5 y' ~8 E
+ Z8 X$ w0 ~% g: i8 G2 |  e
明明只要閉上眼用心呼喚便得以聽見的回應,偏偏──9 V, j$ q/ z' X' O! I, X# H( }
他隔絕一切。5 j2 ?# L6 L$ ?( V

8 I8 `1 H) I  {8 f2 p形同陌路般,杜絕了愛隆王的接觸。7 F! J) B+ Q4 |8 ^

9 k0 [5 C7 R. c' Z; Z  X" U『那不是很好嗎?』笑靨,讓凱蘭崔爾平靜的心坎中牽起一陣苦澀。
+ W; a9 E, H6 t4 j) f! R' H7 {她看見一個幾近心碎的微笑。
! O7 v1 @" X7 l) z
' [0 [9 o' y7 \% |5 a5 q9 {4 g『我選擇了我想要的,他也可以選擇他想要的。』3 K1 ^6 [$ P4 o9 Z8 L0 e
. M$ s$ p) ~0 u8 _# i6 p! p. I
放開了瑟蘭督伊,輕輕的給予一記合乎精靈禮節的擁抱。
! M/ e$ t& x8 h. d
0 m& G2 Z& Y  E2 z『請替我轉告你的女兒──』) ~5 R# m) U4 B
『那幸運、高貴的凱勒布理安公主。』凝視著無限的虛空,那沒有起伏的臉上再找不著一分一毫的痛苦,但──2 W# E9 r6 B: i4 Z# b3 F
心仍在碎,因它還沒有化成粉末。
# L; `. O3 N. E/ v- h
8 N: z6 o+ H# d3 a( o『請她一定要給他我所給不了的幸福。』* [1 X, C8 s, E8 Y' i; u8 t
『一定要啊。』
8 T! Q- l3 G& S% B! [& v. }
) _  H9 g% M  {4 x! P, q多年後,透過造訪瑞文戴爾的兒子轉告──) ]- w" u& {" l0 r& V
他才知道,原來當日的侍女是今天瑞文戴爾的王后。
; E( V0 p: c0 _& N! V. C愛隆的妻子;伊羅何、伊羅丹和亞玟公主的母親。
6 V5 V3 o0 v4 W* A1 W1 j; M% Y: G& X6 S8 P7 U" O: h" S# |6 ?5 H8 p
醒過來,還是禁不住咒罵了當日擺了自己一道的凱蘭崔爾。
, ?% b0 ?# m3 M1 x: X( z+ h# p( u! x
『瑟蘭督伊,』低沈的嗓子緩緩於耳際響起,警覺抽出腰間的佩劍,劍尖跟半精靈的前額只隔半分,但半精靈仍一臉泰山崩於前而臉不改容,道:
/ N8 ^7 h# k  X6 k* E( O2 o6 P' h5 y! q# x2 Q$ s& }% I
『你很累嗎?』! c) E' l% b8 ]9 O- W/ G

. ?  D( M  U9 @# t) t1 B1 |; |' J6 g% B1 X7 I. e- u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27

主題

117

帖子

1494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1494
 樓主| 發表於 2015-6-3 21:31:38 | 顯示全部樓層
引言:
) x8 k8 b4 ]! W痛,揪住了胸口的一陣刻痛。/ ?0 I* V. Q4 \6 `5 a8 ^- i
精靈失神地半跪在地上,好不容易穩住了痛楚的煎熬,擠出蒼白的微笑,輕語:「我最寶貝的剛鐸王子。」0 {6 a* F3 g' v6 @
「待在那白城的半分半秒,我感到身體被壓得動彈不得。」# P7 }) s: H8 O- `: x
「我是木精靈,我──」7 v( g0 R; d- c
! Z$ P/ K# D9 {( j7 h; T" a0 [
「白城,不可能是我的『家』。」

/ v9 M) _& Y& h6 n1 A) x0 j" b5 i4 ?. G: x. V$ _7 F5 [% M/ J0 W
. n+ c( ?4 M0 p/ d
2005年的這篇文
0 n0 [' y' U. N6 B2 @! v9 n' _就算此刻回頭再看
  b+ L  Z9 e5 i. S7 Z依然為文字中的糾葛而嘆息啊
2 {2 K2 _( W$ b% A: z' I/ O: X
/ Y+ a2 g& y% t7 {, d0 w阿蘇芳1 R; R3 ~9 p2 F1 y3 B( v  x) g
我想你
" @% P( U4 e2 C5 n5 p; p期望各位老朋友能回來走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27

主題

117

帖子

1494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1494
 樓主| 發表於 2015-6-3 21:34:00 | 顯示全部樓層
另外,這篇是2005年貼在月榭的文章,也是很早期有提到瑟爸跟愛隆的,我非常喜歡作者的文筆" x' h: P# e9 Q! E9 a2 X" b
期望這位老朋友再次回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月榭之城】  

GMT+8, 2019-8-18 13:48 , Processed in 0.187864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